首頁 > 知識庫 > 正文

察辯介紹 了解察辯的詳細內容

展開全部“小辯而察,見端而明e69da5e887aa62616964757a686964616f31333337396266,本分而理."是荀子的著名思維方式。詳析:“小辯而察,見端而明,本分而理."出自《荀子·非相篇》。原文如下: 故君子之行仁也無厭、志好之、行安之,樂言之;故言 君子必辯。小辯不如見端,見端不如見本分。【小辯而察,見端而明,本分而理;圣 人士君子之分具矣。】有小人之辯宅有士君子之辯宅有圣人之辯蘸不先慮,不 早謀,發之而當,成文而類,居錯遷徙,應變不窮,是圣人之辯者也。先慮之,早 謀之,斯須之言而足聽,文而致實,博而黨正,是士君子之辯者也。聽其言則辭辯 而無統,用其身則多詐而無功,上不足以順明王,下不足以和齊百姓,然而口舌之 均,應唯則節,足以為奇偉偃卻之屬,夫是之謂奸人之雄。圣王起,所以先誅也, 然后盜賊次之。盜賊得變,此不得變也。譯文: 所以君子奉行仁愛之道從不厭倦,心里喜歡它,行動上一心遵循它,樂意談論它,所以說君子一定是能說會道的。辯論細節不如揭示頭緒,揭示頭緒不如揭示固有的名分。【辯論細節能明察秋毫,揭示頭緒能明白清楚,固有的名分能治理好,那么圣人、士君子的身分就具備了。】有小人式的辯說,有士君子式的辯說,有圣人式的辯說。不預先考慮,不早作謀劃,一發言就很得當,既富有文采,又合乎禮法,措辭和改換話題,都能隨機應變而不會窮于應答,這是圣人式的辯說。預先考慮好,及早謀劃好,片刻的發言也值得一聽,既有文采又細密實在,既淵博又公正,這是士君子式的辯說。聽他說話則言辭動聽而沒有系統,任用他做事則詭詐多端而沒有功效;上不能順從英緝擔光桿叱訪癸詩含澗明的帝王,下不能使老百姓和諧一致;但是他講話很有分寸,或夸夸其談,或唯唯諾諾,調節得宜;這類人足以靠口才而自夸自傲,可稱為壞人中的奸雄。圣明的帝王一上臺,這種人是首先要殺掉的,然后把盜賊放在他們的后面進行懲處。因為盜賊還能夠轉變,而這種人是不可能悔過自新的。簡介荀子:荀子(約公元前313年-公元前238年),名況,字卿,戰國末期趙人(今河北邯鄲) 。著名思想家、文學家、政治家,時人尊稱“荀卿”。他在《非相》一文中提出了“君子必辯”的主張。*展開全部荀子的,他在《非相》一文中提出了“君子必辯”的主張,這是其觀點內容之一。本回答被提問者和網友采納www.545130.tw*??*?

簡介

察辯

讀音:chabian

答:作為君王的,必須體察美丑,明辨是非,打賞那些勸人向善的人,施用刑罰來懲治奸惡的人,這就是君主的大治

解釋:明察善辯。

答:這樣的原話似乎沒有人說過。不過《論語》里有類似的話。“子曰: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希望能對你有所幫助。

出處:1, 《荀子.勸學》 :“不隆禮,雖察辯,散儒也。”(又作‘察辨)。

答:察舌辯證歌出自《傷寒指掌》 清代吳坤安所著 舌之與苔,首須辨識;苔為苔垢,舌是本質。苔察氣病,舌候血疾;陰陽表里,寒熱虛實。邪氣淺深,察苔可知;臟腑虛實,舌質可識。 舌苔變化,各有分部;舌尖心肺,中央胃腑,舌根屬腎,四畔脾土,舌之

? ?? ?2,《荀子.大略》:“疏之而不法,察辯而操僻。”

相關鏈接

答:求之以察,索之以辯不是。 無法還原:這是目的句式。求的目的是為了察,索的目的是為了辯,無前置說法。

文學字典

展開全部不尚禮儀,即使聰穎善辯,也不過是一介散漫不羈的書生而已。——獲取自百度百科《勸學篇》“譯文"第十一段最后一句。*展開全部不尊崇禮儀,即使明察善辯,也不過是一個思想渙散的文人。 以下是全文翻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78988e69d8331333335313762譯: [原文]   1.1 君子曰(1):學不可以已(2)。青,取之于藍(3),而青于藍;冰,水為之,而寒于水。木直中繩, 以為輪(4),其曲中規,雖有槁暴(5),不復挺者,使之然也。故木受繩則直,金就礪則利,君子博學而日參省乎己(6),則知明而行無過矣。 [注釋]   (1)君子:指有道德的人。(2)已:停止,終止。(3)藍:即蓼(li3o 了)籃,一年生草本植物,   其葉經過發酵后可以提制深藍色的有機染料靛藍。(4) (r%u 糅):通“煣”,用微火熏烤木料使它   彎曲。(5)有:通“又”。槁(g3o 搞):通“熇”,烤。暴(p)瀑):古“曝”字,曬。(6)參:檢   驗。省(x!ng 醒):考察。    [譯文]   君子說:學習不可以固步自封。靛青,是從蓼藍中提取出來的,但比蓼藍更青;冰,是水變成的,但比水寒冷。木料筆直得合于墨線,但把它熏烤彎曲而做成車輪,它的彎曲度就與圓規畫的相合,即使再烘烤暴曬,它也不再伸直了,這是熏烤彎曲使它這樣的啊。所以木料受到墨線的彈劃校正才能取直,金屬制成的刀劍在磨刀石上磨過才能鋒利,君子廣泛地學習而又能每天檢查省察自己,那就會見識高明而行為沒有過錯了。    [原文]   1.2 故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臨深溪,不知地之厚也;不聞先王之遺言,不知學問之大也。干、越、夷、貉之子(1),生而同聲,長而異俗,教使之然也。《詩》曰(2):“嗟爾君子,無恒安息。靖共爾位(3),好是正直。神之聽之,介爾景福(4)。”神莫大于化道,福莫長于無禍。    [注釋]   (1)干:同“邗”(h2n 韓),古國名,在今江蘇揚州東北,春秋時被吳國所滅而成為吳邑,此   指代吳國。夷:我國古代居住在東部的民族。貉(m^莫):通“貊”,我國古代居住在東北部的民族。   (2)引詩見《詩·小雅·小明》。(3)靖:安。共(g#ng 供):通“供”。(4)介:給予。景:大。    [譯文]   所以不登上高高的山峰,就不知道天空的高遠;不俯視深深的山谷,就不知道大地的深厚;沒有聽到前代圣明帝王的遺言,就不知道學問的淵博。吳國、越國、夷族、貊族的孩子,生下來啼哭的聲音都相同,長大了習俗卻不同,這是教化使他們這樣的啊,《詩》云:“唉呀你們君子啊,不要常常歇息著。安心供奉你的職位,愛好正直行為。上帝知道了這些,就會給你大福氣。”精神修養沒有比融化于圣賢的道德更高的了,幸福沒有比無災無難更大的了。    [原文]   1.3 吾嘗終日而思矣,不如須臾之所學也;吾嘗跂而望矣(1),不如登高之博見也。登高而招,臂非加長也,而見者遠;順風而呼,聲非加疾也,而   聞者彰。假輿馬者,非利足也,而致千里;假舟楫者,非能水也,而絕江河。君子生非異也(2),善假于物也(3)。    [注釋]   (1)跂(q!企):通“企”,踮起腳后跟。(2)生:通“性”,指人的資質。(3)這句喻指君子憑借學習賢師益友來提高自己的修養。    [譯文]   我曾經整天地思索,但不如學習片刻之所得;我曾經踮起腳跟瞭望,但不如登上高處所見之廣闊。登上高處招手,手臂并沒有加長,但遠處的人能看得見;順著風向呼喊,聲音并沒有加強,但聽見的人覺得很清楚。憑借車馬的人,并不是善于走路,卻能到達千里之外;憑借船、槳的人,并不是善于游泳,但能渡過江河。君子生性并非與人不同,只是善于憑借外物罷了。    [原文]   1.4 南方有鳥焉,名曰蒙鳩(1)。以羽為巢,而編之以發,系之葦苕(2),風至苕折,卵破子死。巢非不完也,所系者然也。西方有木焉,名曰射干(3),莖長四寸,生于高山之上,而臨百仞之淵。木莖非能長也,所立者然也。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與之俱黑(4)。蘭槐之根是為芷(5),其漸之滫(6) ,君子不近,庶人不服。其質非不美也,所漸者然也。故君子居必擇鄉,游必就士,所以防邪僻而近中正也。    [注釋]   (1)蒙鳩:即鷦鷯,俗稱黃脰鳥,又稱巧婦鳥,全身灰色,有斑,常取茅葦毛毳為巢。(2)苕(ti2o迢):蘆葦的花穗。(3)射(y8 夜)干:又名烏扇,一種草本植物,根入藥,莖細長,多生于山崖之間,形似樹木,所以荀子稱它為“木”,其實是一種草。一說“木”為“. ”(草)字之誤。(4)《集解》無“白沙在涅與之俱黑”八字,據《尚書·洪范》“時人斯其惟皇之極”《正義》引文補。(5)蘭槐:香草名,又叫白芷(zh!紙),開白花,味香。古人稱其苗為“蘭”,稱其根為“芷”。(6)漸(ji1n 尖):浸。滫(xi(朽):尿(楊倞說)。     [譯文]   南方有一種鳥,名叫蒙鳩,它用羽毛做窩,還用毛發把窩編結起來,把窩系在蘆葦的花穗上,風吹來,葦穗折斷,鳥蛋打破,小鳥摔死。它的窩不是不完善,是窩所系的地方使它這樣的。西方有一種草,名叫射干,莖長四寸,生在高山之上,因而能俯臨七百多尺的深淵。它的莖并非能長到這么高,是它所處的位置使它這樣的。蓬草長在大麻中,不去扶持它也挺直;雪白的沙子混在黑土中,就會和黑土一樣黑。蘭槐的根就是芷,如果把它浸在尿中,君子就不再接近它,百姓也不再佩帶它。它的本質不是不美,而是所浸泡的尿使它這樣的。所以君子居住時必須選擇鄉里,外出交游時必須接近賢士,這是防止自己誤入邪途而接近正道的方法。    [原文]   1.5 物類之起,必有所始;榮辱之來,必象其德。肉腐出蟲,魚枯生蠹。怠慢忘身,禍災乃作。強自取柱(1),柔自取束。邪穢在身,怨之所構(2)。施薪若一,火就燥也;平地若一,水就濕也。草木疇生(3),禽獸群焉,物各從其類也。是故質的張而弓矢至焉(4),林木茂而斧斤至焉(5),樹成蔭而眾鳥息焉,醯酸而蜹聚焉(6)。故言有召禍也,行有招辱也。君子慎其所立乎!    [注釋]   (1)柱:通“祝”(王引之說),折斷。《大戴禮記·勸學》作“折”。(2)構:結,造成。(3)疇:通“儔”,類。(4)質:箭靶。的(d@弟):箭靶的中心。(5)斤,斧子。(6)醯(X9 西):醋。蜹(ru@銳):飛蟲名,屬蚊類。    [譯文]   各種事物的發生,一定有它的起因;榮譽或恥辱的來臨,必定與他的德行相應。肉腐爛了就生蛆,魚枯死了就生蟲。懈怠疏忽而忘記了自身,災禍就會發生。剛強的東西自己招致折斷,柔弱的東西自己招致約束。邪惡污穢的東西存在于自身,是怨恨集結的原因。鋪開的柴草好像一樣,但火總是向干燥的柴草燒去;平整的土地好像一樣,但水總是向低濕的地方流去。草木按類生長,禽獸合群活動,萬物都各自依附它們的同類。所以箭靶一張設,弓箭就向這里射來了;森林的樹木一茂盛,斧頭就來這里砍伐了;樹木一成蔭,群鳥就來這里棲息了;醋一變酸,蚊子就匯集到這里了。所以說話有時會招來災禍,做事有時會招致恥辱,君子要小心自己的立身行事啊!    [原文]   1.6 積土成山,風雨興焉;積水成淵,蛟龍生焉;積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備焉。故不積跬步(1),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騏驥一躍(2),不能十步(3);駑馬十駕(4),功在不舍(5)。鍥而舍之,朽木不折;鍥而不舍,金石可鏤。螾無爪牙之利、筋骨之強,上食埃土,下飲黃泉,用心一也;蟹八跪而二螯(6),非蛇、蟺之穴無可寄托者(7),用心躁也。是故無冥冥之志者,無昭昭之明;無惛惛之事者(8),無赫赫之功。行衢道者不至,事兩君者不容。目不能兩視而明,耳不能兩聽而聰。螣蛇無足而飛(9),鼫鼠五技而窮(10)。《詩》曰(11):“尸鳩在桑,其子七兮。淑人君子,其儀一兮(12)。其儀一兮,心如結兮(13)。”故君子結于一也。    [注釋]   (1)跬(ku!傀):行走時兩腳之間的距離,等于現在所說的一步、古人所說的半步。步:古人說一步,指左右腳都向前邁一次的距離,等于現在的兩步。(2)騏驥:駿馬。(3)步:長度單位,六尺為步。(4)駕:古代馬拉車時,早晨套上車,晚上卸去。套車叫駕,所以這里用“駕”指代馬車一天的行程。十駕:套十次車,指十天的行程。此指千里的路程,參見 2.8。(5)舍:舍棄。指不放棄行路。(6)八:《集解》作“六”,據《大戴禮記·勸學》改。跪:腳。螯:螃蟹等節肢動物身前的大爪,形如鉗。(7)蟺(sh4n 善):同“鱔”。(8)冥冥、惛惛(h&n 昏):昏暗不明的樣子,形容專心致志、埋頭苦干。昭昭:明白的樣子。(9)螣(t6ng 騰)蛇:古代傳說中的一種能飛的神蛇。(10)鼫(sh0石)鼠:原作“梧鼠”,據《大戴禮記·勸學》改。鼫鼠能飛但不能飛上屋面,能爬樹但不能爬到樹梢,能游泳但不能渡過山谷,能挖洞但不能藏身,能奔跑但不能追過人,所以說它“五技而窮”。窮:窘困。(11)引詩見《詩·曹風·鸤鳩》。(12)儀:通“義”。(13)結:結聚不散開,比喻專心一致,堅定不移。    [譯文]   積聚泥土成了高山,風雨就會在那里興起;積蓄水流成了深潭,蛟龍就會在那里生長;積累善行成了有道德的人,自會心智澄明,而圣人的思想境界也就具備了。所以不積累起一步兩步,就無法到達千里之外;不匯積細小的溪流,就不能成為江海。駿馬一躍,不會滿六丈;劣馬跑十天也能跑完千里的路程,它的成功在于不停腳。雕刻東西,如果刻一下就把它放在一邊,那就是腐爛的木頭也不能刻斷;如果不停地刻下去,那么金屬和石頭都能雕空。蚯蚓沒有鋒利的爪子和牙齒,也沒有強壯的筋骨,但它能吃到地上的塵土,喝到地下的泉水,這是因為它用心專一;螃蟹有八只腳兩只螯,但如果沒有蛇、鱔的洞穴就無處棲身,這是因為它用心浮躁。所以沒有潛心鉆研的精神,就不會有洞察一切的聰明;沒有默默無聞的工作,就不會有顯赫卓著   的功績。徘徊于歧路的人到不了目的地,同時侍奉兩個君主的人不能被雙方所接受。眼睛不能同時看兩個東西而全都看清楚,耳朵不能同時聽兩種聲音而全都聽明白。螣蛇沒有腳卻能飛行,鼫鼠有五種技能卻陷于困境。《詩》云:“布谷鳥住在桑樹上,七只小鳥它喂養。那些善人君子啊,堅持道義一個樣。堅持道義真專一,思想就像打了結。”所以君子學習時總是把精神集中在一點上。     [原文]   1.7 昔者瓠巴鼓瑟而沈魚出聽(1),伯牙鼓琴而六馬仰秣(2)。故聲無小而不聞,行無隱而不形。玉在山而草木潤,淵生珠而崖不枯(3)。為善不積邪(4),安有不聞者乎?   [注釋]   (1)瓠(h)戶)巴:楚國人,善于彈瑟。沈:《集解》作“流”,據《大戴禮記·勸學》改。沈:同“沉”。(2)伯牙:古代善于彈琴的人。六馬:古代天子之車駕用六匹馬拉;此指拉車之馬。仰秣:《淮南子·說山訓》高誘注:“仰秣,仰頭吹吐,謂馬笑也。”一說“秣”通“末”,頭。(3)崖,岸邊。(4)邪(y6 爺):同“耶”,疑問語氣詞。    [譯文]   從前瓠巴一彈瑟而沉沒在水底的魚都浮出水面來聽,伯牙一彈琴而拉車的六匹馬都抬起頭來咧著嘴聽。所以聲音沒有小得聽不見的,行動沒有隱蔽得不顯露的。寶玉蘊藏在山中,山上的草木都會滋潤;深潭里生了珍珠,潭岸就不顯得干枯。是不能堅持做好事因而善行沒有積累起來吧!否則,哪有不被人知道的呢?    [原文]   1.8 學惡乎始?惡乎終?曰:其數則始乎誦經(1),終乎讀《禮》(2);其義則始乎為士。終乎為圣人。真積力久則入,學至乎沒而后止也(3)。故學數有終,若其義則不可須臾舍也。為之,人也;舍之,禽獸也。故《書》者(4),政事之紀也;《詩》者(5),中聲之所止也(6);《禮》者,法之大分、類之綱紀也(7)。故學至乎《禮》而止矣,夫是之謂道德之極。《禮》之敬文也(8),《樂》之中和也(9);《詩》、《書》之博也,《春秋》之微也(10),在天地之間者畢矣。    [注釋]   (1)數:與 4.8“謹守其數”之“數”用法相似,指學習的具體科目。(2)《禮》:漢代稱為《禮經》,是春秋戰國時代一部分禮制的匯編。梁、陳以后稱為《儀禮》。今傳十七篇,通行本有《十三經注疏》本。(3)沒:通“歿”。死。(4)《書》:《尚書》,漢以后又稱《書經》,是上古歷史文獻的匯編。(5)《詩》:漢以后又稱《詩經》,是我國現存最早的一部詩歌總集。(6)中聲:和諧的音樂。止:存。(7)大分(f8n 奮):要領,總綱。類:與“法”(規范)同義(參見 1.14 注(1)),但它與“法”字相對使用時,則指法的類屬,即依規范類推出來的具體準則。(8)文:文采,花紋,引申指表現義的禮儀制度,如表示等級制度的車制、旗章、服飾、各種禮節儀式等等。《韓非子·解老》:“禮者,義之文也。”(9)《樂》:《樂經》,六經之一,據說它是附于《詩經》的一種樂譜,亡于秦。(10)《春秋》:是春秋時魯國史官記載當時史事的編年史,相傳孔子曾修訂過。微:精深隱微,此指微言大義的《春秋》筆法。孔子刪訂《春秋》時,通過隱微精深的語言來隱喻對人事的褒貶。    [譯文]   學習從哪里開始?到哪里終結?答案是:從學習的科目來說,是從誦讀《書》《詩》等經典開始,到閱讀《禮》為止;從學習的意義來說,是從做一個讀書人開始,到成為圣人為止。誠心積累,長期努力,就能深入,學到   老死然后才停止。所以從學習的科目來說,是有盡頭的;但如果從學習的意義來說,那么學習是片刻也不能丟的。致力于學習,就成為人;放棄學習,就成了禽獸。《尚書》,是政事的記載;《詩》,是和諧的音樂所附麗的篇章;《禮》,是行為規范的要領、具體準則的總綱。所以學到《禮》就到頭了,這可以叫做達到了道德的頂點。《禮》的肅敬而有文飾,《樂》的中正而又和諧,《詩》、《書》的內容淵博,《春秋》的詞意隱微,存在于天地之間的道理都包括在這些典籍中了。    [原文]   1.9 君子之學也,入乎耳,箸乎心(1),布乎四體(2),形乎動靜;端而言(3) ,蠕而動(4),一可以為法則。小人之學也,入乎耳,出乎口。口、耳之間則四寸耳(5),曷足以美七尺之軀哉?    [注釋]   (1)箸:通“著”(zhu¥濁),附著。(2)布:分布。四體:四肢。(3)端:通“喘”(參見 13.9),微言。(4)蠕:微動。(5)則:才。   [譯文]   君子的學習,有益的東西進入耳中,記在心中,貫徹到全身,表現在舉止上;所以他稍微說一句話,稍微動一動,都可以成為別人效法的榜樣。小人的學習,只是從耳中聽進去,從口中說出來。口、耳之間才不過四寸罷了,怎么能夠靠它來完美七尺長的身軀呢?    [原文]   1.10 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君子之學也,以美其身;小人之學也,以為禽犢。故不問而告謂之傲(1),問一而告二謂之秣(2)。傲,非也;囋,非也;君子如響矣(3)。     [注釋]   (1)傲:通“躁”(俞樾說)。這兩句批評小人賣弄學問的為人之學。(2)囋(z4n 贊):嘮叨。(3)響:《集解》作“向”,據宋浙本改。響:回聲。    [譯文]   古代的學者學習是為了提高自己,現在的學者學習是為了給別人看。君子的學習,是用它來完美自己的身心;小人的學習,只是把學問當作家禽、小牛之類的禮物去討人好評。所以別人沒問就去告訴的叫做急躁,別人問一件事而告訴兩件事的叫做嘮叨。急躁,是不對的;嘮叨,也是不對的;君子回答別人,就像回聲應和原聲一樣。    [原文]   1.11 學莫便乎近其人。《禮》、《樂》法而不說,《詩》、《書》故而不切,《春秋》約而不速。方其人之習君子之說(1),則尊以遍矣(2),周于世矣。故曰:學莫便乎近其人。   [注釋]   (1)方:通“仿”,仿效。第一個“之”訓“而”。(2)以:而。    [譯文]   學習沒有比接近賢師更便利的了。《禮》、《樂》記載法度而未加詳細解說,《詩》、《書》記載舊事而不切近現實,《春秋》文簡辭約而不易迅速理解。仿效賢師而學習君子的學說,那就能養成崇高的品德并獲得廣博的知識,也能通曉世事了。所以說:學習沒有比接近那理想的良師益友更便利的了。    [原文]   1.12 學之經莫速乎好其人(1),隆禮次之。上不能好其人,下不能隆禮,安特將學雜識志、順《詩》《書》而已耳(2),則末世窮年,不免為陋儒而已!將原先王,本仁義,則禮正其經緯、蹊徑也(3)。若挈裘領,詘五指而頓之(4),順者不可勝數也。不道禮、憲,以《詩》、《書》為之,譬之,猶以指測河也,以戈舂黍也,以錐餐壺也,不可以得之矣。故隆禮,雖未明,法士也;不隆禮,雖察辯,散儒也。    [注釋]   (1)經:通“徑”。(2)安:語助詞。特:只。識:了解。(3)經緯:縱橫的道路,南北向的叫經,東西向的叫緯,這里指四通八達。蹊(X9 西)徑:小路,此指途徑。(4)詘:通“屈”,彎曲。頓:上下抖動使整齊。    [譯文]   學習的途徑沒有比心悅誠服地受教于賢師更迅速有效的了,尊崇禮儀就比它差一等。如果上不能對賢師中心悅服,下不能尊崇禮儀,而只學些雜亂的知識、讀通《詩》、《書》,那么直到老死,也不過是個學識淺陋的書生罷了。至于想要追溯先王的道德,尋求仁義的根本,那么遵行禮法正是那四通八達的途徑。這就好像提起皮衣的領子,然后彎著五個手指去抖動它一樣,那數不清的裘毛就全理順了。不遵行禮法,而只是依《詩》、《書》來立身行事,將它打個比方來說,就像用手指去測量河流的深淺,用長戈去舂搗黍子,用錐子代替筷子到飯壺中吃飯一樣,是不可能達到目的的。所以尊崇禮儀,即使對其精義領會得還不夠透徹,不失為一個崇尚禮法的士人;不尊崇禮儀,即使明察善辯,也不過是一個思想渙散的文人。    [原文]   1.13 問楛者(1),勿告也;告楛者,勿問也;說楛者,勿聽也;有爭氣者,勿與辯也。故必由其道至,然后接之;非其道,則避之。故禮恭,而后可與言道之方;辭順,而后可與言道之理;色從,而后可與言道之致。故未可與言而言謂之傲,可與言而不言謂之隱,不觀氣色而言謂之瞽。故君子不傲、不隱、不瞽,謹順其身。《詩》曰(2):“匪交匪舒(3),天子所予(4)。”此之謂也。    [注釋]   (1)楛(k(苦):粗劣,此指粗野惡劣而不合禮法的事情。(2)引詩見《詩·小雅·采菽》。(3)匪:同“非”,不。交:通“絞”,急。(4)予(y(雨):通“與”,贊許。    [譯文]   問粗野惡劣之事的人,就不要告訴他;告訴你粗野惡劣之事的人,就不要去問他;談論粗野惡劣之事的人,就不要去聽他;有爭強好勝脾氣的人,就不要和他爭辯。所以,必須遵循禮義之道來請教,然后才接待他;如果他不合乎禮義之道,就回避他。所以請教的人禮貌恭敬,然后才可以和他談論有關道的學習方法;他說話和順,然后才可以和他談論有關道的具體內容;他的面色流露出謙虛順從,然后才可以和他談論有關道的最精深的義蘊。還不可以跟他說卻說了,叫做急躁;可以跟他說卻不說,叫做隱瞞;不觀察對方的氣色就和他說了,叫做盲目。所以君子不急躁、不隱瞞、不盲目,謹慎地順著那說話的對象來發言。《詩》云:“不急躁啊不怠慢,天子稱是又贊嘆。”說的就是這種情況。    [原文]   1.14 百發失一,不足謂善射;千里跬步不至,不足謂善御;倫類不通(1),仁義不一,不足謂善學。學也者,固學一之也。一出焉,一入焉,涂巷之人也(2);其善者少,不善者多,桀、紂、盜跖也(3);全之盡之,然后學者也。    [注釋]   (1)類:法。參見《方言》、《廣雅》。法,規范。(2)涂:通“途”。(3)桀:名履癸,夏朝末代君王,傳說中的暴君。參見 15.7 注(4)。紂:一作受,也稱帝辛,商朝末代君王,傳說中的暴君。跖(zh0 直):傳說中的春秋戰國之際人,傳統的典籍中都把他當作是貪婪的典型,稱他為“盜跖”。   [譯文]   射出一百支箭,只要有一支沒有射中,就不能稱之為善于射箭;趕一千里路程,即使還有一兩步沒能走完,就不能稱之為善于駕車;倫理規范不能貫通,仁義之道不能一心一意地奉行,就不能稱之為善于學習。學習嘛,本來就要一心一意地堅持下去。一會兒不學習,一會兒學習,那是市井中的普通人;好的行為少,不好的行為多,那就成了夏桀、商紂、盜跖那樣的壞人;全面地了解倫理規范與仁義之道,又完全地遵奉它,然后才是個真正的學者。    [原文]   1.15 君子知夫不全不粹之不足以為美也,故誦數以貫之,思索以通之,為其人以處之,除其害者以持養之;使目非是無欲見也,使耳非是無欲聞也,使口非是無欲言也,使心非是無欲慮也。及至其致好之也,目好之五色,耳好之五聲,口好之五味,心利之有天下(1)。是故權利不能傾也,群眾不能移也,天下不能蕩也。生乎由是,死乎由是,夫是之謂德操。德操然后能定,能定然后能應。能定能應,夫是之謂成人。天見其明,地見其光(2),君子貴其全也。   [注釋]   (1)利:貪。(2)見(xi4n 現):同“現”。光:通“廣”。   [譯文]   君子知道那學習禮義不全面不純粹是不能夠稱之為完美的,所以誦讀群書以求融會貫通,思考探索以求領會通曉,效法良師益友來實踐它,去掉自己有害的作風來保養它;使自己的眼睛不是正確的東西就不想看,使自己的耳朵不是正確的東西就不想聽,使自己的嘴巴不是正確的東西就不想說,使自己的腦子不是正確的東西就不想考慮。等到了那極其愛好禮義的時候,就好像眼睛喜愛青、黃、赤、白、黑五種顏色,耳朵喜歡宮、商、角、徵、羽五種音調,嘴巴喜歡甜、咸、酸、苦、辣五種味道,心里貪圖擁有天下一樣。因此權勢利祿不能夠使他傾倒,人多勢眾不能夠使他變心,整個天下不能夠使他動搖。活著遵循這禮義,就是死也是為了遵循這禮義,這就叫做道德操守。有了這樣的道德操守,然后才能站穩腳跟;能夠站穩腳跟,然后才能應付各種復雜的情況。能夠站穩腳跟,又能夠應付各種情況,這就叫做成熟完美的人。天顯現出它的明亮,地顯現出它的廣闊,君子的可貴則在于他德行的完美無缺。*展開全部不尊崇社會行為規范,雖然明察善辯,也是一個思想渙散的書生。*www.545130.tw*?*?

聲明:本網內容旨在傳播知識僅供參考,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文字及圖片版權歸原網站所有。

荀子勸學讀音解釋文學字典
你可能還關注
熱門推薦
今日推薦 更多
pk10牛牛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