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知識庫 > 正文

汪諴介紹 了解汪諴的詳細內容

展開全部潘祖蔭藏書十分豐富。曾撰《滂喜齋讀書記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58685e5aeb931333361303036》。曾用三百金購得北宋本《公羊春秋何氏注》一冊,潘祖蔭對人說“此世罕見本,我買得便宜。”在他死后,北京琉璃廠書店檢點成《滂喜齋寧元本書目》一卷。收藏極富,所藏圖書、金石甲于吳下。光緒九年(1883),延請學者葉昌熾協助他編校所藏書籍。“滂喜齋”中金石、圖籍充棟。葉昌熾因而盡窺他家藏秘籍。他每讀一書,則錄成題解,成《滂喜齋讀書記》2卷,另有《滂喜齋藏書記》,著錄141種宋元刻本、明初本、日本、朝鮮刻本。《滂喜齋宋元本書目》著錄其收藏的宋元本127種。學者王季烈亦作有《滂喜齋藏書記》,記其“在朝數十年,持躬清介,屏絕饋遺,所藏商周珍器宋元精槧,皆盡廉俸購之四方”。其購藏的宋元秘籍達近百種,和張之洞、劉喜海、李慈銘等知名學者有深交。因收有宋本《金石錄》10卷本,相繼被馮文昌、江立、鮑廷博、阮元、趙魏、汪諴、韓泰華、甘福等著名藏家遞藏,且各藏書家均刻有“金石錄十卷人家”藏書章。光緒間,與江標等人先后刻有《士禮居藏書題跋記》,敘古書源流較詳細。輯有《滂喜齋叢書》、《功順堂叢書》。《滂喜齋叢書》4函,收書50種,匯集清代人經學、金石、筆記等著作,并收有同邑前輩鄉賢和同時朋友的詩文集。《功順堂叢書》18種,搜采范圍和體例與前者類似。其中如沈欽韓、王紹蘭幾種經說著作、潘檉章《國史考異》,均為考訂精審之著作。藏書印有“八求精舍”、“龍威洞天”、“分廛百宋”、“迻架千元”、“金石錄十卷人家”、“佞宋齋”等。收藏金石極富,著名藏品如西周康王時代禮器大盂鼎、大克鼎,青銅、甲骨、龜板等,揚名海內外。 潘祖蔭多次典試,他提倡公羊學說,會試應考舉子一般投其所好,以取功名。光緒十年,潘祖蔭坐船過河直登山頂,以宋元為限,拓考無法區分,瘦羊親經得百作種,編次為《虎阜石刻僅存錄》一卷。光緒十一年,丁母憂,服闕。出任順天鄉試主考官,署兵部尚書。潘祖蔭對“請黃宗羲、顧炎武從祀文廟”的疏請,疏奏他的主張:“遠遵其義,近稟圣謨。”因二儒為轉相授受之本師,認為以現在標準應當考慮和為了從祀者。舉出理由有:國朝學有根柢,以二儒為最;二儒為授受本師,當為從祀者;圣主,賢臣無所致疑,以二儒“為準成憲,師儒得民”為天下之治的根本。光緒十二年初,潘祖蔭擢升工部尚書。光緒十三年,他出任順天府兼府尹議增建貢院。寫信請《叔伯兄瘦羊拓虎阜》古石刻,恰值冬季,大雪封山,難于登攀。光緒十五年,慈禧歸政,光緒帝大婚,賞潘祖蔭太子太保銜,并加二級。此年浙江水災,奏請撥萬兩賑銀,捐廉為本籍助賑。次年,他以工部尚書出任會試主考官。www.545130.tw*??*?

汪 諴

其先世“振綺堂”蓄書甚富,至汪諴時,藏書猶存無缺。他翻檢先世所儲,書雖多而未有書目,利用不便。于是取所藏書籍,加以分類整編,成《振綺堂書目》5冊6卷,按四部分類,四部之下又分細目,各書著錄之后,詳考撰述人,并注明書得自何處,為何版本,鑒定書的真偽,較為詳細。該目收書3 300余種,計65 000余卷。另編有《汪氏振綺堂宋元抄本書目》不分卷。因收藏有南宋趙明誠《金石錄》10卷,刻有藏書印“金石錄十卷人家”、“金石錄十卷人家抄書”等。

展開全部田文來鏡是病死的。雍正十年(1732年),源復以bai病乞休,允之du。很快就逝世了,賜葬泰陵附zhi近,謚端肅。命dao河南省城立專祠。又因為河道總督王士俊上書請求,祀河南賢良祠。后陰差陽錯,在乾隆中后期其墓被當地守陵大臣夷平。擴展資料:個人著作著作有《撫豫宣化錄》、《欽頒圣諭條例事宜》(與李衛之作合為《欽頒州縣事宜》),曾主持編修《河南通志》。他的部分奏折收在《朱批諭旨》中。辦事風格田文鏡辦事認真,鐵面無私,事無巨細均親力親為,為官也很清廉,做了近十年的封疆大吏家境卻還是極為貧寒,子女親屬也沒有從他身上借到什么光,幾乎清一色都是布衣。參考資料:百度百科-田文鏡*展開全部田文鏡是生來病病死的。雍正十年源(1732年),他再次因病而上疏2113請求退休,雍正帝準5261許了他4102。不久田文鏡就逝世1653了,雍正帝賜葬泰陵附近,謚號端肅。田文鏡 (1662年—1733年),字抑光,清朝康熙、雍正時大臣。原隸籍漢軍正藍旗,雍正五年(1727年)因功抬入漢軍正黃旗。監生出身。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二十二歲的田文鏡出仕縣丞,升知縣、知州,歷二十余年。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官內閣侍讀學士。雍正帝即位后,深受寵待。雍正帝的即位為田文鏡帶來了升遷契機。雍正帝即位后,田文鏡深受雍正帝的重用。雍正元年(1723年),雍正帝命田文鏡祭告華山。同年山西發生了災害,年羹堯上疏給雍正帝,請求朝廷賑災。雍正帝詢問山西巡撫德音山西受災的情況,德音回復山西沒有災害。等到田文鏡回到京城之后,進宮覲見雍正帝,毫無保留地說出了山西受災的情況。雍正帝嘉獎他直言無隱,令田文鏡前去山西負責賑災,即命他署理山西布政使。田文鏡素來就有為官之才,到了山西之后厘清了長期積累下的公務,剔除了原有的痼疾,使得山西吏治為之一新。自此受到了雍正帝的賞識,田文鏡開始成為雍正帝的心腹重臣。*展開全部田文鏡是病死的。田文copy鏡 (1662年—1732年),清朝康2113熙、雍正時大臣。字抑光,原隸5261籍漢軍正藍旗,雍4102正五年因功抬入正黃旗。監生出身。在他二十二歲那年,出仕縣丞,升知縣、知州,歷二十余年。后改官六部員外郎、郎中,康熙五十六年,官內閣侍讀學士。世宗即位后,深受寵待。雍正元年,署山西布政使,次年調任河南布政使,擢升巡撫。田1653文鏡憑借多年擔任地方官的經驗,大力推行雍正帝的改革方針,以整飭弊政。主要是參劾營私舞弊官員;清查積欠,實行耗羨提解;限制紳衿特權,嚴限交納錢糧;嚴行保甲制度等。田文鏡的做法,引起朝廷內外一些官員的不滿,先后受直隸總督李紱、監察御史謝濟世參劾。然而世宗以其實心任事,稱之為“模范疆吏”,任用如故。雍正五年(1727年),任為河南總督,加兵部尚書銜。雍正六年,任河南山東總督。雍正七年,加太子太保。雍正八年,兼北河總督。本年,河南水災,田文鏡隱匿不報,朝野竊議,雍正帝仍予包容。雍正十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病死,享年七十二歲,謚端肅,葬于清西陵泰陵附近。著作有《撫豫宣化錄》、《欽頒圣諭條例事宜》(與李衛之作合為《欽頒州縣事宜》),曾主持編修《河南通志》。他的部分奏折收在《朱批諭旨》中。*展開全部田文鏡 (1662年—1732年),清朝康熙、雍正時大臣。字抑光636f7079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31333337613833,原隸籍漢軍正藍旗,雍正五年因功抬入正黃旗。監生出身。在他二十二歲那年,出仕縣丞,升知縣、知州,歷二十余年。后改官六部員外郎、郎中,康熙五十六年,官內閣侍讀學士。世宗即位后,深受寵待。雍正元年,署山西布政使,次年調任河南布政使,擢升巡撫。田文鏡憑借多年擔任地方官的經驗,大力推行雍正帝的改革方針,以整飭弊政。主要是參劾營私舞弊官員;清查積欠,實行耗羨提解;限制紳衿特權,嚴限交納錢糧;嚴行保甲制度等。田文鏡的做法,引起朝廷內外一些官員的不滿,先后受直隸總督李紱、監察御史謝濟世參劾。然而世宗以其實心任事,稱之為“模范疆吏”,任用如故。雍正五年(1727年),任為河南總督,加兵部尚書銜。雍正六年,任河南山東總督。雍正七年,加太子太保。雍正八年,兼北河總督。本年,河南水災,田文鏡隱匿不報,朝野竊議,雍正帝仍予包容。雍正十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病死,享年七十二歲,謚端肅,葬于清西陵泰陵附近。早年仕途田文鏡,漢軍正黃旗人。康熙二十二年(1783年),田文鏡以監生的身份被被授為為福建長樂縣丞,后來又遷到山西鄉寧任知縣,再遷直隸易州知州。內擢吏部員外郎,歷郎中,被授為御史。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命田文鏡去巡視長蘆的鹽政,田文鏡上書說:“長蘆鹽引缺額五萬七千余道,商人原先輸課,增復原引。自康熙五十六年為始,在長清等縣運行。”得旨:“加引雖可增課,恐于商無益。”下九卿議行。山東巡撫覈定題覆如所議。尋擢內閣侍讀學士。[1] 輔佐世宗雍正元年(1723年),雍正帝命田文鏡祭告華山。這一年山西有災害,年羹堯入見雍正帝,請求朝廷賑濟山西的災民。雍正帝詢問山西巡撫德音那里的情況,德音說山西沒音災害。等到田文鏡回到京城之后,進宮覲見雍正帝,毫無保留地說出了山西受災的情況。雍正帝嘉獎他直言無隱,令田文鏡前去山西賑平定等諸州縣的災害,即命署山西布政使。田文鏡故有吏才,清厘積牘,剔除宿弊,吏治為一新。自是遂受雍正帝眷遇。調任河南雍正二年(1724年),調任河南,很快命署巡撫。上書請求以陳、許、禹、鄭、陜、光六州升直隸州。尋命真除。文鏡希上指,以嚴厲刻深為治,督諸州縣清逋賦,辟荒田,期會促迫。諸州縣稍不中程,譴謫立至。尤惡科目儒緩,小忤意,輒劾罷。疏劾知州黃振國,知縣汪諴、邵言綸、關陳等。上遣侍郎海壽、史貽直往按,譴黜如文鏡奏。雍正四年(1726年),李紱自廣西巡撫召被授為直隸總督,道開封,文鏡出迓。紱責文鏡不當有意蹂躪讀書人,文鏡密以聞,并說紱與振國為同歲生,將為振國報復。紱入對,言振國、諴、言綸被論皆冤抑,知縣張球居官最劣,文鏡反縱不糾。雍正帝先入文鏡言,置不問。球先以盜案下部議,文鏡引咎論劾。是冬,御史謝濟世劾文鏡營私負國、貪虐不法,凡十事,仍及枉振國、言綸、諴,庇球諸事,與紱言悉合。雍正帝說濟世與紱為黨,有意傾文鏡,下詔嚴詰,奪濟世官,遣從軍,振國、諴論死,戍言綸、陳于邊。振國故蔡珽屬吏,既罷官,以珽薦復起。及珽得罪,雍正帝益責紱、珽、濟世勾結黨援,擾國政,誣大臣,命斬振國。文鏡上書請求以河南丁銀均入地糧,紳衿富戶,不分等則,一例輸將,以雍正五年(1727年)始。部議從之。雍正五年(1727年),上書說黃河盛漲,險工迭出。宜暫用民力,每歲夏至后,將距堤一二里內村莊按戶出夫,工急搶護,事竟則散。若非計日可竣者,按名給工食。下部議行。尋被授為河南總督,加兵部尚書。文鏡初隸正藍旗,命抬入正黃旗。[1] 總督魯豫雍正六年(1728年),雍正帝褒獎田文鏡公正廉明,被授為河南山東總督,諭說此特因人設官,不為定例。田文鏡上書說:“兩省交界地易藏匪類,捕役越界,奸徒奪犯,每因拒劫,致成人命,彼界有司仍復徇庇。請嗣后越界捕盜,有縱奪徇庇者,許本省督撫移咨會劾。”雍正帝從之。田文鏡先以河南漕船在衛輝水次受兌,道經直隸大名屬浚、滑、內黃三縣,隔省呼應不靈。請以三縣改歸河南。既,又以河南征漕舊例,河北三府起運本色,余皆征折,在三府采買,偏重累民。請以儀封、考城及新改歸河南浚、滑、內黃等五縣增運本色。距水次最遠靈寶、閿鄉二縣,減辦米數,歸五縣征輸。南陽、汝寧諸府,光、汝諸州,永寧、嵩、盧氏諸縣,皆以路遠停運,分撥五縣協濟,按道路遠近,石加五分至二錢三分各有差。又上書說:“山東倉庫虧空,挪新掩舊。請如河南交代例,知府、直隸州離任,所轄州縣倉庫,令接任官稽察,如有虧空,責償其半,方得赴新任。道員離任,所轄府、直隸州倉庫也視此例。”又上書說:“山東錢糧積虧二百余萬,雍正六年錢糧應屆全完之限,完不及五分,由于火耗太重、私派太多。請敕山東巡撫、布政使協同臣清察,期以半年參追禁革,毋瞻徇,毋容隱。”上皆用其議。雍正七年(1729年),請求朝廷設立青州滿洲駐防兵,屯府北東陽城址,下議政王大臣議行。尋加太子太保。上書請求以高唐、濮、東平、莒四州升直隸州,改濟寧直隸州降隸兗州府。很快命兼北河總督。是歲山東水災,河南也被水,雍正帝命蠲免錢糧。田文鏡奏河南被水州縣,收成雖不等,實未成災,士民踴躍輸將,特恩蠲免錢糧,請仍照額完兌。部議應如所請,雍正帝仍命田文鏡確察歉收分數,照例蠲免,現兌正糧,作下年正供。雍正九年(1731年),諭說:“去年山東有水患,河南也有數縣被水,朕以田文鏡自能料理,未別遣員治賑。近聞祥符、封丘等州縣民有鬻子女者。田文鏡年老多病,為屬吏欺誑,不能撫綏安集,而但禁其鬻子女,是絕其生路也。豈為民父母者所忍言乎?”并令侍郎王國棟如河南治賑。田文鏡以病乞休,命解任還京師。病痊,仍命回任。晚年逝世雍正十年(1732年),復以病乞休,允之。很快就逝世了,賜葬泰陵附近,謚端肅。命河南省城立專祠。又因為河道總督王士俊上書請求,祀河南賢良祠。后陰差陽錯,在乾隆中后期其墓被當地守陵大臣夷平乾隆帝即位,尚書史貽直奏言士俊督開墾,開捐輸,累民滋甚。乾隆帝下諭說:“河南自田文鏡為督撫,苛刻搜求,屬吏競為剝削,河南民重受其困。即如前年匿災不報,百姓流離,蒙皇考嚴飭,遣官賑恤,始得安全,此中外所共知者。”并命解士俊任,語詳士俊傳。乾隆五年,河南巡撫雅爾圖奏河南民怨田文鏡,不當入河南賢良祠。上諭說:“鄂爾泰、田文鏡、李衛皆皇考所最稱許者,其實文鏡不及衛,衛又不及鄂爾泰,而彼時三人素不相合。雅爾圖見朕以衛祀賢良,借文鏡之應撤,明衛之不應入。當日王士俊奏請,奉皇考允行,今若撤出,是翻前案矣!”寢雅爾圖奏不行。*展開全部田文鏡 (1662~1733)清雍正時bai督撫。du原隸籍漢軍正藍旗zhi,后抬入正黃dao旗。監生出身。康熙二十二年回(1683),出答仕縣丞,升知縣、知州,歷二十余年。后改官六部員外郎、郎中,五十六年,官內閣侍讀學士。世宗即位后,深受寵待。雍正元年(1723),署山西布政使,次年調任河南布政使,擢升巡撫。田文鏡憑借多年擔任地方官的經驗,大力推行世宗的改革方針,以整飭弊政。主要是參劾營私舞弊官員;清查積欠,實行耗羨提解;限制紳衿特權,嚴限交納錢糧;嚴行保甲制度等。田文鏡的做法,引起朝廷內外一些官員的不滿,先后受直隸總督李紱、監察御史謝濟世參劾。然而世宗以其實心任事,稱之為“模范疆吏”,任用如故。五年,任為河南總督,加兵部尚書銜。六年,任河南山東總督。七年,加太子太保。八年,兼北河總督。是歲,河南水災,田文鏡隱匿不報,朝野竊議,世宗仍予包容。十年十一月二十一病死,謚端肅。 著作有《撫豫宣化錄》、《欽頒圣諭條例事宜》(與李衛之作合為《欽頒州縣事宜》),曾主持編修《河南通志》。他的部分奏折收在《朱批諭旨》中。本回答被提問者和網友采納*www.545130.tw*?*?

聲明:本網內容旨在傳播知識僅供參考,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文字及圖片版權歸原網站所有。

安徽江西
你可能還關注
熱門推薦
今日推薦 更多
pk10牛牛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