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4561236 2 3 5 6 7 8 91000001 2 3 5 6 7 8 9... 100000熱點社會娛樂體育軍事汽車財經科技育兒歷史美食數碼時尚寵物收藏家居心理文化三農健康科學游戲動漫教育職場旅游電影國際熱點推薦視頻人物科技文化軍事歷史生活
首頁 > 知識庫 > 正文

新版《流星花園》遭猛批,“越拍越土”的偶像劇出路在哪?

新版《流星花園》遭猛批,“越拍越土”的偶像劇出路在哪?:新版《流星花園》又雙叒叕上熱搜了。“流星花園進度快”“道明寺打杉菜”“花澤類 渣”……從新版《流星花園》上周開播起,圍繞它的討論就一直不斷。作為臺灣偶像劇的開山之作,這個超級IP的影響力可見一斑。不過與之相對的卻是它極低的豆瓣評分。截至目前豆瓣一萬六千多人打分,分數定格在3.0。就算放在爛劇扎堆的國產劇里,這個評分也足以傲視群雄了。“越拍越土”的偶像劇出路在哪?

“偶像劇就是以偶像為中心、給青少年造夢的一種通俗文化。這種造夢,基本上是建立在物質主義和愛情至上觀念之上的。”汪海林如此定義偶像劇。黃豆豆也認為,偶像劇的核心在于它虛構了一個想象的美好世界。偶像劇作為一個舶來品,最初誕生于日本,《流星花園》后開始在臺灣流行,之后內地偶像劇才漸漸多起來。

正因為偶像劇造夢的本質,《流星花園》里的一切都得好看而洋氣。當年拍臺版《流星花園》時,柴智屏為了尋找身高180公分左右、和漫畫里一樣帥的男演員,甚至放棄了從專業演員中尋找,而把目光投向模特界。從此,模特轉型做偶像劇演員成了臺劇的慣例。

盡管當年拍《流星花園》時劇組很窮,服裝都是在批發市場買的便宜貨,電視劇還是拍出了我最富的土豪感——輸出全靠嘴炮。去杉菜家吃個飯,道明寺緩緩道,“這桌子連我家的浴缸一半都還不到”“菜的種類也只有我家的十分之一”。無形裝逼,最為致命。

對比之下,新版《流星花園》樸實多了。道明寺17年前表白還能送巴黎鐵塔,17年后表白居然窮到只能送游戲幣;17年前他還是學渣惡霸,17年后搖身一變居然成了學霸。編劇方慧發微博說是因為有規定“不準炫富”。也許是為了妥協,劇中道明寺的人設非常薛定諤,“道明寺會拿盒飯打杉菜,通常我們都不會認為這是學霸會做的事情,自相矛盾。”黃豆豆說。

毫無疑問,弱化階級差距動搖了這個故事的根本。“當年的《流星花園》能火,一是因為男色,二是因為極盡奢華之能事,能滿足灰姑娘的想象。如果把這兩條去掉,這個故事的核心就沒有了。那你為什么還要用這個故事?”汪海林說。

汪海林還記得,2000年初內地拍偶像劇,很多地方是拍不了的。因為看起來不夠富,拍不出偶像劇的氛圍。“除了東京、臺灣和香港,在內地就一個上海可以拍。”只有看起來城市化發展最快、最洋氣的地方,才能承載滿溢的少女心。

“那個時候我們對臺灣是抱著仰望的態度,看偶像劇就像翻時尚雜志一樣。但今天大家會發現,其實他們的發型也挺土的,衣服也很普通,整個國民心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黃豆豆說。在他看來,偶像劇天然不應該接地氣,尤其是這種漫改劇,越接地氣越顯得不倫不類。他對新版《流星花園》中杉菜考上明德學院,父母擺謝師宴那場戲印象深刻。杉菜爸爸在大圓桌前熟練的敬酒動作,讓電腦前的黃豆豆感到陣陣不舒服,也把無數正在做夢的少女們一下子拉回現實。

身上流淌著日本、臺灣和大陸三地血液的新版《流星花園》陷入了某種尷尬的境地。土不土,洋不洋,既無法給少女們帶來幻想和陌生化的體驗,也無法引起普通觀眾的現實共鳴,懸于半空。其實早在2009年,它的兄弟《一起來看流星雨》就已經承受過類似的命運了。只不過那時人們尚能以嬉笑的姿態消費這種尷尬,現在人們已然失去耐心。“這劇會不停地降溫,一開始大家還會因為好奇而吐槽,但到后面慢慢就會放棄了。”黃豆豆說。

“影視行業里,其他劇最重要的都是劇本,只有偶像劇例外,它的核心是演員。”《一起來看流星雨》的編劇汪海林告訴娛樂資本論。在他看來,新版《流星花園》最大的問題出在演員身上:個性不強,沒有特點。“演員尤其是偶像演員,一定要有個性色彩。就好比鄭伊健,生活中他的外形、氣質就是鶴立雞群的,誰看見他都會說:哇塞!他一定會成大明星。”

2008年籌備《一起來看流星雨》時,汪海林曾參與選角過程。他還記得張翰試鏡時,導演柯翰辰一眼就看中了張翰,認為他一定能紅。“他到底好在哪兒?”在場的工作人員都很懷疑,這個穿著迷彩服、看起來非常隨意的男生到底能不能演道明寺,直到張翰的臉同步到背后的電視屏幕上。“看真人的時候不明顯。但在視頻里,他的生動性和感染力是最強的,而且最好看,因為他的臉特別窄,上鏡。”汪海林說。

當然,在演員是否有“星味”這個問題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標準。這就很考驗片方的挑人眼光。從目前的輿論來看,新版《流星花園》的選角似乎并不能服眾,飾演杉菜的沈月被詬病長相太普通,飾演道明寺的王鶴棣則因為四川口音被群嘲,就算劇中配了音,觀眾也不買賬。“配音尬的我要哭泣,四個男主長相沒有一點辨識度。這不是我的童年。”網友梁慕橙在豆瓣上給這部劇打了一星,這條短評獲得了一千多個贊。

“偶像劇的演員可以一開始特別土,但后面一定會變得很漂亮很洋氣。沈月太平凡了,不像大S,她本身就不是一個平凡的人。”浙江師范大學影視學副教授、影評人黃豆豆說。喜歡研究臺灣影視的他在看了兩集新版《流星花園》后,第一反應就是“選角不行”,“灰姑娘家境可以平凡,但如果長得太平凡,我相信王子也不會喜歡她。”

柴智屏此前說過,選沈月做女主角正是因為她的“堅韌和接地氣”,但她大概不會想到,能讓觀眾有代入感的并不是在現實中真正普通的女孩,而是“偽裝”成灰姑娘的公主,她可以路人,但也不能那么路人。

女孩們希望從杉菜身上獲得虛擬的價值實現,她們想要的不僅是富二代的愛情,也有“我看似平凡實則不凡”的自我滿足。這在劇中能找到諸多具象表達,比如平凡的杉菜一定會在舞會上驚艷亮相——盡管觀眾都看得出杉菜換裝前后差別并沒有那么大。

新版《流星花園》的兩位導演都是臺灣人,

估計這電視劇的大部分團隊成員也都是從臺灣帶過來的。

時代不一樣了,20年前去臺灣,你會感覺這是一個領先潮流的城市,

20年后大陸人再去臺灣,會發現臺灣破舊,過時,甚至可以用土 來形容。

臺灣人拍大陸背景的故事,不僅接地氣拍不出來,時尚感也拍 不出來。

只能拍拍什么抗日神劇,因為他們對侵華日軍沒有苦難感或仇恨感。

最新的槽點是,不愛杉菜的花澤類莫名其妙吻了杉菜,被道明寺抓了個正著。這種狗血橋段本是偶像劇里常見的套路,但因為是《流星花園》,所以會引來更猛烈的吐槽——都快20年過去了,內地偶像劇為什么還這么老土?好像一切都是過時的。從演員到人設,從臺詞到服化道,都讓人懷疑是否身處2018年。

是因為選角不當還是因為劇本太爛?再進一步探討,這種過時感是因為《流星花園》這個IP本身就過時了嗎?內地偶像劇的未來在哪里?在現實主義題材越來越占上風的今天,我們是時候該討論一下偶像劇的明天了。

聲明:本網內容收集自互聯網,旨在傳播知識僅供參考,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文字及圖片版權歸原網站所有。

你可能還關注
熱門推薦
pk10牛牛棋牌游戏 新加坡快乐8 辽宁快乐12前三开奖号 北京pk10出大特发规律 云南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 山西11选5几点开始 bbin游戏原理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号码 秒速赛车计划软件_Welcome 吉林快三群95群18 足彩篮彩重注推荐微博 广东快乐十分q群 ds视讯真人 香港六合彩第120期 湖南幸运赛车颜色 华东15选5胆拖表 4场进球彩玩法共需要竞猜多少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