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4561236 2 3 5 6 7 8 91000001 2 3 5 6 7 8 9... 100000熱點社會娛樂體育軍事汽車財經科技育兒歷史美食數碼時尚寵物收藏家居心理文化三農健康科學游戲動漫教育職場旅游電影國際熱點推薦視頻人物科技文化軍事歷史生活
首頁 > 知識庫 > 正文

四川自貢“超生嬰兒”被抱走32年,抱走“超生嬰兒”違法嗎?

四川自貢“超生嬰兒”被抱走32年,抱走“超生嬰兒”違法嗎?:1986年周友生、鄒桂芳夫婦的第三個孩子周紅霞出生僅兩個多月,就因超生被當地計生干部強行抱走,30多年來,周友生夫婦一直在苦苦尋找被抱走的親生女兒。日前貢井區區委宣傳部副部長李華回應:經尋親工作小組多方走訪,目前已找到疑似當年被計生干部抱走的超生女嬰周紅霞,將與周友生夫婦進行DNA鑒定。四川自貢“超生嬰兒”被抱走32年,大家來說說抱走“超生嬰兒”違法嗎?

計生干部強行抱走“超生嬰兒”毫無疑問是違法行為。因為根據中國民法,嬰兒(或未成年人)的父母是嬰兒的法定監護人。嬰兒的父母在以下幾種情況下不再對孩子享有監護權:

1)死亡。

2)喪失監護能力。

3)存在對子女有犯罪行為、虐待行為或者擔任監護人對嬰兒明顯不利人民法院認為可以取消其監護權的情形。

也就是說,無論嬰兒是不是超生,除了上述三種情況以外,嬰兒的父母都是嬰兒的法定監護人。計生干部并不是“超生嬰兒”的法定監護人,無權強行抱走“超生嬰兒”。

然而,過去在實行嚴厲的計劃生育時期,計生干部強行抱走“超生嬰兒”的事件時有發生。下面是媒體公開報道的兩個案例:

其一,2009年7月2日《時代周報》報道:貴州鎮遠縣有300多戶農民因為無法交納超生罰款,當地計生辦將“超生嬰兒”送往福利院。而在福利院進行統一“改造”后,這些“棄嬰”以3000美金的價格被賣到美國和歐洲國家。

其二,2011年5月9日出版的財新《新世紀》第449期報道:湖南邵陽計生部門為收取社會撫養費,將“超生嬰兒”強行抱走,送入邵陽福利院,統一改姓“邵”。福利院與人販子互相勾結,收買嬰幼兒,并將其變為“棄嬰”,送入涉外收養渠道,從中牟利。

計生干部強行抱走“超生嬰兒”,如果再與人販子互相勾結,收買嬰幼兒,這就涉嫌拐賣人口罪了。我認為,應該依法追究強行抱走“超生嬰兒”的計生干部的法律責任。

當初,因為違反所謂計劃生育,就直接把超出孩子從媽媽懷里抱走,這樣的事情并不是個案!

如今,人販子已經在網絡社會里的人人喊打,恨不得食肉寢皮,甚至一個動議——“人販子必須要槍斃”,就能引發網絡的山呼海嘯。卻不知道,也就在短短十多年前,一些地方的政府卻干著和人販子相同的勾當——僅僅因為計劃外生育,就公然“拐”掉剛剛出生的孩子,讓骨肉分離。

這次曝光的是,1986年7月,自貢周友生夫婦的第三個孩子周紅霞出生僅兩個多月,就因為系“超生的”被當地計生干部強行抱走!

其實,早在2013年時,媒體就報道過類似的案件:

1995年,河北省保定市安新縣圈頭鄉農民劉氏夫婦的第3個孩子降生,因不符合計劃生育規定,之后出生才11天的女兒,被人強行抱走,至今下落不明。

2013年,鄉政府全盤拒絕了劉家提出的159萬余元的索賠要求,理由是“不能證實18年前抱走嬰兒是鄉政府所為,且已超過法定追溯期限”!

這是以法律之名繼續的羞辱法律。

其實,當年對超生農民實施牽牛拆房、砸鍋賣鐵,甚至強行抱走嬰兒的行為,本身就是涉嫌嚴重的刑事犯罪——包括非法侵入住宅罪,故意損毀他人財物罪,以及最最嚴重的——拐騙兒童罪!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二條第一款的規定, 拐騙兒童罪指以欺騙,引誘或者其他方法,使不滿14周歲的男,女兒童脫離家庭或者監護人的行為。

可以說,當年一些政府職能部門官員已經涉嫌刑事犯罪。只是因為種種原因,在當時被姑息縱容,沒有得到及時的懲罰。

其實對于四川自貢的周家來說,還算是幸運的,至少目前還找到了人,只不過等待著DNA做檢測,有些孩子可能真的是骨肉徹底分離,生死兩茫茫!

太多的話也不方便說,大家可以查一下幾年前的《邵陽孤兒》的故事。

給大家留一道思考題:為什么美國收養了這么多中國的孩子?

往事并不如煙,造成的傷口,還是需要政府能及時的治愈、補償。

不要把什么事情都推給歷史,歷史中的個人及其行為都是有選擇的!

抱走超生嬰兒是否涉嫌違法的問題其實完全沒有爭議,因為這不僅違法,而且是嚴重犯罪。所謂“抱走”,準確說是盜走,而當地官方既然以追訴時效來否認當年責任人的法律責任,那么在其看來責任人本身也是涉嫌犯罪,只是追訴時效受限了,那他們觸犯的是哪條犯罪呢?

拐賣兒童的最高刑可以是死刑,根據刑法對時效的說法,法定最高刑為無期徒刑、死刑的,追訴時效的期限為20年。三十年的陳年舊事,是不是一定不會被追究呢?刑法對此并非完全堵死口子,“如果20年以后認為必須追訴的,報請最高人民檢察院核準后,仍然可以追訴。”那什么是“認為必須追訴”的情況,又是誰認為必須追訴呢?被害人及其親屬以及檢察機關都應當有權“認為”,被害人及其家屬可以要求和申請檢察機關對盜竊嬰兒的國家公職人員追究其刑事責任,對認為是否有必要的判斷權在最高檢,起碼在程序上,這個權利救濟問題可以一直到達最高層去判斷和決策。

這不是簡單的個案問題,也不是基層的行政機關妄圖用所謂善后措施就可以遮掩的丑聞和罪行。涉事當事人不僅在當年犯下罪錯,且在事后的尋找嬰兒過程中百般推脫、不予配合,在最高檢決定追訴時應當由司法裁量來權衡。

不要把什么事情都推給歷史,歷史中的個人和行為都是有選擇的,該負的責任得負,該道的歉要道,該賠償的就必須要賠償!盡管,幾十年的親情割裂是無論如何都無法彌補和補償的。

強行抱走超生嬰兒,不僅違法,而且很不人道

1986年,因為超生,第三個孩子僅出生兩個多月就被計生干部強行抱走,這對夫妻一直在苦苦尋找當年被抱走的孩子。目前,被抱走的孩子已被找到,正在做親子鑒定。

在哪個年代,計生政策,讓很多家庭骨肉分離,讓很多家庭妻離子散,讓很多家庭有家難回。雖然我們不能以現代的眼光看待當年的政策,但無論如何,直接抱走超生嬰兒的行為都是違法的,而且,很不人道,可以說,慘絕人寰。

對于超生家庭,法律規定是罰款,但絕對沒有賦予計生干部直接抱走嬰兒的權力。父母是嬰兒的法定監護人,哪怕她是超生嬰兒,也一樣享有被監護權。計生干部強行抱走嬰兒,看似一下子可以讓本地不存在超生嬰兒,但對于家庭來說,骨肉分離的苦楚,任誰可以承受?強行抱走嬰兒的做法已經違法,但當地的計生干部為何沒有被處罰呢?難道當年抱走嬰兒被默許嗎?還是因為直接抱走超生嬰兒,就是被官方默許的計生政策?

除了抱走嬰兒之外,當年的計生干部還有很多惡行,例如,進入超生者家里直接拉走糧食,搬走家用電器,砸毀家里的物件等等,這些行為,當年都沒有被處罰和被治罪,可以說,在一個特定的年代,我們是用違法犯罪的事情來為政策服務,到最后,違法犯罪沒有被處罰,反而導致了很多傷天害理的事情發生,這樣的悲劇,今天,我們該如何反思呢?

我不知道人販子被抓到了,國家會怎么判,但是我清楚的記得18年前中國某個村,發生了一次滅村慘案,死了30多個人,原因是一對夫妻發現自己的兒子被拐賣到那里,跑去找,被村里的人打出來了,報警,警察也進不去,警車也推翻了,警察直接說管不了,讓這對夫妻和村民自己協商,三天后的晚上,慘案發生,夫妻用藥,毒昏村里的狗,夜里一家一家摸進去,用斧頭砍殺村民,不管大人小孩,這事應該網上還能查到。哪個村就不說了,害怕被跨省。

聲明:本網內容收集自互聯網,旨在傳播知識僅供參考,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文字及圖片版權歸原網站所有。

你可能還關注
熱門推薦
pk10牛牛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