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知識庫 > 正文

胡適與周汝昌在紅學研究有一定的分歧,你更傾向胡適的研究還是周汝昌的考證派研究?

一.考證派 紅學中的考證派是與紅學中的評點派、索隱派相對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59b9ee7ad9431333332643361而言的。所謂考證,其實就是根據一些歷史資料,經過綜合;分析、推論,得出符合實際的、新的結論。但此處的考證派指的是一種方法,即偏重于史料的發掘、整理、推論的一種方法,并不是說“考證派”的所有結論都是符合實際的、正確的。考證派的研究重點有以下幾處:1.關于《紅樓夢》作者及其家世的研究。如《紅樓夢》作者是誰?后四十回作者是誰?曹雪芹祖籍何處?曹雪芹生卒年等等,此等研究,又被稱為“曹學”。2.對《紅樓夢》版本的研究,各版本間的源流、異同,以及何種版本最接近原著風貌?3.對脂硯齋評語的研究,又叫“脂學”。4.根據脂批或其它一些材料,對后四十回“佚稿”情節的探求,又稱探佚學。5.對《紅樓夢》研究史的研究,對有關《紅樓夢》資料的評價、整理、探考,對《紅樓夢》中的典章制度、飲食服飾的研究等等。《紅樓夢》考證派以胡適、俞平伯開其端,爾后周汝昌、馮其庸、吳思裕、吳世昌、劉世德、鄧紹基、胡文彬等人,也在考證方面作出了突出成績。 二.索隱派 索隱派是本世紀初紅學研究中形成的一個派別。該派力求“索隱”出《紅樓夢》所寫的“真內容”、“真故事”。該派根據一些歷.史資料、野史雜記,來探究《紅樓夢》素材的來源。代表人物及著作有王夢阮、沈瓶庵《紅樓夢索引》,蔡孑民(元培)《石頭記索隱》,鄧狂言《紅樓夢釋真》。 索隱派有時從書中的只言片語中,能看出些情節之外的某些“微言大義”,但有時求之過深,反而不易為人理解。書中的素材來源,是多渠道的,但索隱派不會表述,只好一會兒說一個人物是現實中的某某,在另一個地方又說這個人物是現實中的另一人。讀者自然如墜五里霧中。但無論如何,索隱派還是有其合理之處的。 三.評點派 評點是我國的一種傳統的小說評論方法,即在閱讀小說時,偶有所感,便寫在書中相應的地方。或寫于書頭,叫眉批,或寫于行間,叫夾批,或寫于回前回后;等等。 比起現在的評論文章,評點顯得零碎,不成系統,但評點也有個好處,文筆自由,生動,趣味性強,和小說本文聯系緊密。故這種批評方式至今還有人在沿用。為《紅樓夢》作評點者,統被稱為“評點派”。 最早為《紅樓夢》作評點的,是脂硯齋(他與畸笏叟是一人或二人,學術界有不同看法)。脂評是與《紅樓夢》的創作同時進行的。脂評有以下作用:1.披露了此書的創作情況。2.披露了作者的情況。3、對此書的思想、藝術特點作了總結。有些評注相當精彩。4.披露了此書的素材來源情況. 由于有上述作用,所以脂評歷來為紅學界人所看重—,甚至有“脂學”之稱。由于在其它地方我們還要涉及到脂評,所以在這里只簡單地提一下。 5、脂硯齋以后,尚有“護花主人”王希廉評,“太平閑人”張新之評,“大某山民”姚燮評,還有其他人的評點,如“桐花鳳閣”評等等www.545130.tw防采集。

胡適先生和周汝昌先生都是乾隆娣景仰的文化大咖。

考證派是從個體上,微觀上來把握,研究問題。在個體上,微觀上非常精確,在整體上有欠缺。 考證派研究的是正面的,現象的問題

乾隆娣用“和而不同”、“舍本逐末”二詞來回答這個問題。

紅學中的考證派是與紅學中的評點派、索隱派相對而言的。所謂考證,其實就是根據一些歷史資料,經過綜合;分析、推論,得出符合實際的、新的結論

所謂“和而不同”說的是方*。

紅學研究中的三大分支:考證派,索隱派和評點派 2006-10-09 21:51 一.考證派 紅學中的考證派是與紅學中的評點派、索隱派相對而言的。所謂考證,其實就是根據一些歷史資料,經過綜合;分析、推論,得出符合實際的、新的結論。但此處的考證派指的

1921年胡適先生出版《紅樓夢考證》,1953年周汝昌先生發表《紅樓夢新證》,兩部紅學論著在方*上都是考證。這是“和”。胡先生是紅學研究“考證派”宗師,周先生承其衣缽,將“《紅樓夢》是曹雪芹的自傳”說“科考”到極至。早在1948年周汝昌先生發表《紅樓夢作者曹雪芹生卒年之新推定》時,胡適先生就寫信給周汝昌先生表達自己的不同觀點。二者的分歧已經開始了。但是為了鼓勵周汝昌先生的紅學考證,胡適先生把自己珍藏的“海內孤品”《甲戌本石頭記》(《脂硯齋重評石頭記》)鄭重借給周汝昌先生做研究參考。

這問題比較大,先看一下紅學主要流派。 研究《紅樓夢》的學問——紅學,至少在乾隆18年(1753年)就開始了。紅學家們以五四運動為界線,將紅學

乾隆娣以為,對《紅樓夢》的時代背景、作者生卒年代等做考證是必要的。不了解時代背景,不了解創作動機等很難準確地解讀作品本身。但是過度地考證,甚至拋開《紅樓夢》這部巨著的文學屬性而做歷史地解讀,乾隆娣竊以為是“舍本逐末”了。[來看我]

俞平伯先生的作品是值得一看的,他是一個敢于自我否定的大家,可是我個人認為,就數目本身來說,前者有些時代的局限性,而且很多觀點在知識爆炸的今天,已經被驗證不是十分中肯的,后者我雖然沒看過,但是我個人認為還是不要去看吧,從書的名字

我是普通人,普通作家,普通紅樓夢研讀者,所以,我對胡適之先生和周汝昌先生,有高山仰止之情。對詆毀大師者無話可說。

考證小說,是胡適整理國故的重要事業。胡適考證《紅樓夢》,費盡了心力,1921年,他以《紅樓夢考證》一文開創了紅學研究的新時代,得出《紅樓夢》是“曹雪芹自敘傳”結論。在胡適引領下,1922年,其弟子俞平伯完成《紅樓夢辯》的學術名著,終于形成了以胡適為開山祖師的“新紅學”。“新紅學”以可靠材料推翻了舊紅學一百多年來所謂“明珠家事說”、“排滿說”等學說。周汝昌,新中國紅學研究第一人,享譽海內外的考證派主力和集大成者,堪稱當代“紅學泰斗”。周汝昌的紅學研究,直接與胡適有關。1947年,周汝昌就讀燕京大學,一直進行《紅樓夢》版本研究的四兄周祜昌,在亞東版《紅樓夢》卷首讀到胡適的一篇考證文章,其中有敦誠和敦敏皆系曹雪芹生前摯友的新論說,來信囑托周汝昌到燕大圖書館查證。周汝昌查遍燕大圖書館,終于在敦敏詩集中發現了那首《詠芹詩》,周汝昌遂將這一發現揮筆成文,在《天津*日報》副刊上發表。看到文章的胡適,當即復信給周汝昌,自此,胡適與周汝昌書信不斷,切磋討論《紅樓夢》,成了精神上的忘年交。胡適曾給他7封書信,除1封遺失外,另外6封都在前幾年公之于眾。除周汝昌外,作家劉心武2005年應約央視《百家講壇》開講《劉心武揭秘紅樓夢》、臺灣學者蔣勛講紅樓,厚厚8大本,均受胡適考證派的影響。《紅樓夢考證》影響巨大,思想可以爭辯,意義難以抹殺。

胡適算開個新頭兒,大膽假設。周汝昌才是系統研究。

紅學研究第一人,

筆耕不輟六十春。

癡迷傻勁憑誰比,

意重情深曹雪芹。

夢里瞽聾永不悔,

紅樓新證里程文。

明年再祭骯臟漢,

有幸相逢訴魄魂。

周先生2013年去世,恰逢曹雪芹去世250年。文天祥有詩句“骯臟到底方是漢,娉婷更欲向何人。”

其實,胡適和周汝昌根本就不懂《紅樓夢》!

胡適的考證曹雪芹約1715年5月28日—約1763年2月12日。曹雪芹是在20歲左右開始寫《紅樓夢》。周汝昌的考證,他認為曹雪芹是在1724年生,(甲戌本于1754年發表,寫了10年,那么理應在1744年左右開始寫)從而推斷作者也是在22歲左右寫《紅樓夢》的!若按胡適的考證,曹雪芹是在1735年前后開始寫《紅樓夢》的。那么周汝昌考證的這個“曹雪芹”,在1735年此時應該才11歲,這是非常荒唐的。曹雪芹和周汝昌之間,必有一個是滿嘴跑火車之徒,或者干脆兩個都是。

“曹雪芹,乃江寧曹家子孫”的這一斷論,根本就不成立,不屑一駁!請拿出曹雪芹的證據,不是曹寅的證據。所以《紅樓夢考證》和《紅樓夢新證》不屑一看,不屑一駁!既然拿不出任何證據來證明“曹雪芹”和“江寧曹家”之間有血緣關系,那么這

個“曹雪芹”就必須立即跟“江寧曹家”劃清界線!

世上還是有正直的人。這是胥惠民先生對周汝昌的評價:“對曹雪芹的原文亂加改動,不懂裝懂,破壞《紅樓夢》的有機結構。是新紅學派中毒害青年的人物之一”。周汝昌靠〈紅樓夢〉混了一輩子,一會說賈寶玉就是曹雪芹,一會說脂硯齋就是曹雪芹老婆。他的胡說八道迷惑了不少讀者。這種〈紅樓夢〉專家有屁用?

胡適的“胡說”時代早已終結!只有和江寧曹家徹底決裂,才能真正走上紅學的正軌。如果還執迷不悟,到頭來必然還是破綻百出、白白浪費精力。只因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一頂破草帽,蓋來蓋去,也不可能蓋住所有的漏洞!

紅樓夢三大鐵證,分別是乾隆的“清二十五寶”和大觀園就是“圓明園”、“乾隆兒子的名字”三大完整證據鏈。“只有真金才是不怕火的”!紅樓夢作者是康熙之孫!胤禵之子:愛新覺羅·弘暟!1759年1月28日 乾隆23年戊寅12月30辰時。(死于壬午日除夕。)紅樓夢作者弘暟淚盡逝世,終年52歲。乾隆親堂弟!

僅以此二人論,不考慮別的任何問題,偏于胡適。

首先我要請看到我文章的人多海涵。本人學疏,純粹的表達自己的愚見。同時也希望有相同愛好的同仁們批評斧正。

胡適和周汝昌都是紅學大家。應該說各有著重。還真不是我這樣的人應該評論的。因為咱真的不夠資格。所以評論也是為了完成頭條布置的作業。下面是我的回答:

我覺得胡適先生研究紅學更接近于研究紅樓夢出臺的歷史`背景`事件。而周汝昌先生則更側重于研究紅樓夢的文學價值。我個人更傾向于周汝昌先生。一部好書(小說)的創作無論如何都會脫離一部分現實而加入藝術創作,否則就不是小說而是歷史。對文學的評價更應該從文學的角度去研究它的價值而不是去刨根書的作者和歷史事件。我覺得這本身就脫離了研究紅學的方向。確切的說也根本沒意義。糾結于書中之外的故事,純粹是閑的。

別人寫書窮一生,你們評書甲天下!

胡適也是考證派研究,分歧是周汝昌與馮其庸

周基本上一直以胡的弟子自稱,當然排除*中因為自保發表了批胡的文章,這是其人品的問題,但是紅學上周基本都同章胡的考證

1、評點派:中國文學史的評點派起源于明代62616964757a686964616fe58685e5aeb931333431356632中葉。金圣嘆批《水滸傳》、毛宗批《三國演義》、張竹坡批《西游記》等,后來竟成了一個固定格式,卷首有批序、題詞、讀法等,每回有回前回后批的眉批、夾批、批注等。2、索隱派:索隱派又稱政治索隱派。所謂索隱即透過字面探索作者隱匿在書中的真人真事。索隱派在乾嘉時期經學考據風的影響下,形成一種學派。索隱派的主要手段是大作繁瑣的考證,從小說的情節和人物中考索出“所隱之事,所隱之人”。3、題詠派:題詠派著眼于書中人物之悲歡離合,從而寄其羨慕或感概之情。題詠派的詩詞、賦、贊,有的抒發“榮華易逝人生如夢”的人生觀,滲透著佛家的“色空”觀念和“夢幻”思想;有的抓住書中“風月繁華”和“愛情故事”大肆渲染所謂“繁華”之景和“香艷”之情,吐露出一種仰慕、一種思緒。4、考證派:新紅學的主要人物是胡適。他在1921年寫了一篇《紅樓夢考證》;次年,又寫了《跋<紅樓夢考證>》。這兩篇文章,可以看做是考證派紅學的開山之作。胡適的‘考證’給《紅樓夢》研究開辟了新天地。胡適徹底抨擊了以蔡元培為代表的索隱派紅學。5、題詠派:葉崇倫、喚明、富察明義、潘炤、姜祺、沈謙。題詠派“都著眼于書中人物之悲歡離合,從而寄其羨慕或感概要而言之,無非畫餅充饑,借酒澆愁”(茅盾《關于曹雪芹》)。題詠派的詩、詞、賦、贊,有的抒發“榮華易逝人生如夢”的人生觀,滲透著佛家的“色空”觀念和“夢幻”思想;有的抓住書中的“風月繁華”和“愛情故事”,渲染“繁華”之景和“香艷”之情,吐露出一種仰慕、一種思緒;有的同情寶黛釵,因未能給寶黛釵指出一條光明之出路,抒發一種“無可奈何花落去”的感慨,  紅學主要流派  研究《紅樓夢》的學問——紅學,至少在乾隆18年(1753年)就開始了。紅學家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58685e5aeb931333166353037們以五四運動為界線,將紅學分為新紅學和舊紅學。  舊紅學主要派別  評點派:  中國文學史的評點派起源于明代中葉。金圣嘆批《水滸傳》、毛宗批《三國演義》、張竹坡批《西游記》等,后來竟成了一個固定格式,卷首有批序、題詞、讀法等,每回有回前回后批的眉批、夾批、批注等。  脂硯齋是最早學金圣嘆而對《石頭記》(《紅樓夢》)加以評點的評論家,他寫下大量評點式評語,因而使《石頭記》獲得《脂硯齋重評石頭記》這一專有名稱。脂硯齋的批語隨《紅樓夢》抄本的正文保留下來。  索隱派:  索隱派又稱政治索隱派。所謂索隱即透過字面探索作者隱匿在書中的真人真事。索隱派在乾嘉時期經學考據風的影響下,形成一種學派。索隱派的主要手段是大作繁瑣的考證,從小說的情節和人物中考索出“所隱之事,所隱之人”。  索隱派的開山鼻祖當推周春(1729-1815)。周春認為《紅樓夢》為“敘金陵張候家事也”,這種觀點對后世影響不大。索隱派對后世影響較大的觀點有“明珠家事說”(也稱納蘭性德家事說),“清世祖與董鄂妃故事說”(亦稱福臨與小宛情事說),“排滿說”等。  題詠派:  題詠派著眼于書中人物之悲歡離合,從而寄其羨慕或感概之情。題詠派的詩詞、賦、贊,有的抒發“榮華易逝人生如夢”的人生觀,滲透著佛家的“色空”觀念和“夢幻”思想;有的抓住書中“風月繁華”和“愛情故事”大肆渲染所謂“繁華”之景和“香艷”之情,吐露出一種仰慕、一種思緒。  王國維:  舊紅學家中,有一位既不是評點派,也不是索隱派、題詠派,而是自成一派的,他就是王國維。王國維是最早從哲學與美學的觀點來批評《紅樓夢》之藝術價值的紅學家。王國維首先建立了以哲學和美學雙重理論基礎的文學批評體系,其次他提出辯妄求真的考證精神,使紅學的研究能脫離舊紅學的猜謎式的附會。  新紅學主要派別及思潮  考證派:  新紅學的主要人物是胡適。他在1921年寫了一篇《紅樓夢考證》;次年,又寫了《跋<紅樓夢考證>》。這兩篇文章,可以看做是考證派紅學的開山之作。胡適的‘考證’給《紅樓夢》研究開辟了新天地。胡適徹底抨擊了以蔡元培為代表的索隱派紅學。  他在第一篇文章中說:“我覺得我們做《紅樓夢》的考證,只能在這兩個問題上著手。”所謂需要做考證的“兩個問題”,指的是作者和版本,這就是胡適為《紅樓夢》考證界定的對象和范圍。  三、四十年代:  上世紀30年代,紅學漸漸跳出了胡適的“考證”、“著者”、“本子”之類的小圈子,不少研究者另辟蹊徑,提出一系列新的課題:對《紅樓夢》時代背景、主題思想、藝術特點、人物形象加以探討。40年代,研究的重心轉移到人物形象、心理狀態分析之上。40年代末,周汝昌的《紅樓夢新證》,是“一部對于《紅樓夢》和它的作者曹雪芹的材料考證書”,在“紅學史上是第一次,也是第一次對脂批給予重視”。  “批紅運動” :  1954年開展了對俞平伯的《紅樓夢研究》的批判,隨即展開了對胡適派主觀唯心主義學術思想和文藝思想的批判。在這場批判運動中,新老紅學的諸多觀點都受到了批判。1953年至1963年間,有人認為這一時期是用馬列主義研究《紅樓夢》的時期,主要標志是舉辦了“曹雪芹逝世兩百周年紀念展覽會”。  紅學現狀:  1976年以后,紅學研究的內容愈來愈廣泛,分工愈來愈細,人們對紅學的概念亦進行了重新認識。周汝昌提出“現學”“脂學”“版本學”和“探佚學”是紅學中“四大支柱”。多數紅學家主張將紅學分為“曹學(外學)”和“紅學(內學)”。“曹學”研究曹雪芹的家世、傳記、文物等;“紅學”研究《紅樓夢》的版本、思想內容、人物創造、藝術成就、成書過程等。本回答被提問者采納,  紅學縱向劃分為舊紅學、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58685e5aeb931333337626139新紅學、當代紅學三個時期,橫向劃分為評論派、考證派、索隱派、創作派四大學派。  各派又細化為若干分支,主要包括題詠、評點、鑒賞、百科、批評、曹學、版本學、本事學、脂學、探佚學等等。  評論派  舊紅學中的題詠派、評點派,新紅學中的文學鑒賞派、百科全書派、狹義批評派,均可納入廣義評論派。評論派堅持文學本位,從藝術性、思想性、百科文化、社會生活、哲理感悟、情感體驗等角度解讀原著,研究《紅樓夢》的思想主題、藝術特色、人物形象、文化價值、寫作方法等。  1.題詠派:葉崇倫、喚明、富察明義、潘炤、姜祺、沈謙。  題詠派“都著眼于書中人物之悲歡離合,從而寄其羨慕或感概要而言之,無非畫餅充饑,借酒澆愁”(茅盾《關于曹雪芹》)。  題詠派的詩、詞、賦、贊,有的抒發“榮華易逝人生如夢”的人生觀,滲透著佛家的“色空”觀念和“夢幻”思想;有的抓住書中的“風月繁華”和“愛情故事”,渲染“繁華”之景和“香艷”之情,吐露出一種仰慕、一種思緒;有的同情寶黛釵,因未能給寶黛釵指出一條光明之出路,抒發一種“無可奈何花落去”的感慨。  2.評點派:王希廉、張新之、姚燮、脂硯齋、王伯沆。  文學評點起源于明代中葉,是獨具中國特色的文論體裁。評點的形式:書首有批序、題詞、讀法、問答、圖說、論贊,每回有回前回后批,頁面有眉批、側批、夾批。  3.現代鑒賞派:魯迅、毛澤東、老舍、吳組緗、端木蕻良、宋淇、舒蕪、蔡義江、王蒙、馬瑞芳、蔣勛、吳淡如、康來新、陳艷濤、白坤峰、閆紅、朱樓夢劍。  采用文本細讀,從文學藝術的角度談自己的閱讀心得、體會、感悟。  4.百科全書派:沈從文、鄧云鄉、顧平旦、陳詔、夏桂霞、段振離、劉世彪、關華山、李光斗、沈雁英、黃云皓、蘇芩。  《紅樓夢》被譽為中國封建社會的百科全書,書中服飾、飲食、茶道、養生、美容、醫藥、建筑、園林、經濟、民俗、宗教等各方面的描寫都經得起專業化解讀。  5.現代批評派:王國維、吳宓、茅盾、王昆侖、李辰冬、何其芳、周策縱、白盾、李希凡、蔣和森、余英時、丁維忠、呂啟祥、張錦池、周思源、胡文彬、段啟明、劉夢溪、劉再復、李劼、孫偉科、梅新林。  王國維《紅樓夢評論》(1904年),用叔本華唯意志主義觀點評論《紅樓夢》,闡述其社會意義和藝術價值。雖然產生在舊紅學時期,卻是現代評論派開山之作。關于這一派的學術旨趣,紅學會總舵主張慶善如是說:  “《紅樓夢》是一部文學作品,是一部講人生、講愛情、講情感的書,紅學研究只能以一種文學的眼光和文學研究的方法,去挖掘《紅樓夢》深邃的思想藝術內涵,而不能用索隱的方法把《紅樓夢》變成清宮秘史或是別的什么秘史。學術就是學術,不能娛樂化,更不能戲說。”  考證派  考證派是新紅學第一大派,堅守史學本位,運用杜威實證主義方法,致力于考證曹雪芹家事、《紅樓夢》版本和成書經過。  1.曹學:胡適、顧頡剛、吳恩裕、周汝昌、馮其庸。  曹學注重搜集有關《紅樓夢》作者曹雪芹的家世、生平史料,勾勒出《紅樓夢》誕生的歷史背景,通過研究曹雪芹的生平經歷來了解《紅樓夢》。四字法言:曹賈互證。十字箴言:大膽的假設,小心的求證。  2.版本學:林語堂、俞平伯、周紹良、張愛玲、梅節、劉世德、歐陽健、沈治鈞、陳林。  版本學以程高本、全評本、脂評本、全抄本原版為研究對象,比較各本先后、真偽、異同,并校訂異文。  3.出版人:程偉元、高鶚、王德化、狄葆賢、汪原放、陶洙、啟功、劉金星。  出版人是《紅樓夢》版本的制作人,故納入考證派。  索隱派  索隱派是紅學中的猜謎派、秘史派。以索隱、秘史本位否定文學、歷史本位,透過字面,運用諧音、拆字、藏頭、謎語、讖緯等文字游戲,用歷史上或傳聞中的人和事去附會《紅樓夢》,考索出“所隱之事,所隱之人”,編造各種秘史。魯迅評語:流言家看見宮闈秘史。  1.本事學:透過《紅樓夢》的表面故事去索隱所謂“背后”的“真事”、“真相”、“秘史”。  (1)官宦家事說:由《紅樓夢》索隱滿清官宦家族秘史。  (2)宮闈秘史說:由《紅樓夢》索隱滿清皇家秘史。  (3)反清復明說:由《紅樓夢》索隱明遺民反清秘史。  (4)曹謎學:由《紅樓夢》編造曹家秘史。  (5)非曹雪芹說:由《紅樓夢》編造各種秘史,并拿秘史中的主人公侵犯曹雪芹的著作權。  2.脂學:基于脂本,猜測脂硯齋與曹雪芹的關系,以及脂硯齋抄閱、評點乃至協助曹雪芹創作《紅樓夢》的經過。  3.探佚學:基于脂本,腰斬后四十回,猜測八十回后曹雪芹原意。  創作派  創作派,是最有才的一派,或稱才女才子派,從事《紅樓夢》相關文藝創作。  1.現代偽續:《劉心武續紅樓夢》、西嶺雪《黛玉傳》、溫皓然《紅樓夢續》、胡楠《夢續紅樓》。  2.獨立原創:云槎外史《紅樓夢影》、歸鋤子《紅樓夢補》、高陽《紅樓夢斷》、安意如《惜春紀》、紅樓夢同人。  3.譯著:霍克斯(英譯本)、李治華(法譯本)、弗朗茨·庫恩(德譯本)、伊藤漱平(日譯本)。  4.仿作:張愛玲《金鎖記》、巴金《家》、林語堂《京華煙云》、流瀲紫《甄嬛傳》。  5.衍生藝術:《紅樓夢古畫錄》、1962越劇電影(徐玉蘭、王文娟主演)、1977港版電影(林青霞、張艾嘉主演)、1987央視版電視劇(歐陽奮強、陳曉旭、鄧婕、張莉主演)、北昆舞臺劇及電影(翁佳慧、朱冰貞、邵天帥主演)、江蘇紅樓夢世界實景文學,二百多2113年來,紅學產生了許5261多流派,有評點、評論4102、題詠、索隱、考1653證等。回以考證派代表作、胡適的《紅答樓夢考證》的出現為界,一般又劃分為舊紅學和新紅學。舊紅學比較重要的流派是評點派和索隱派。評點派的代表人物是清代的王雪香、張新之和姚燮等人,他們主要采用圈點、加評語等形式,對經過了程偉元、高鶚續補的120回本《紅樓夢》進行評點。索隱派盛行于清末民初,主要是用歷史上或傳聞中的人和事,去比附《紅樓夢》中的人物和故事,其代表作有王夢阮、沈瓶庵的《紅樓夢索隱》、蔡元培的《石頭記索隱》及鄧狂言的《紅樓夢釋真》等,至今仍不斷有這一類的著作問世。考證派則注重搜集有關《紅樓夢》作者家世、生平的史料和對版本的考訂,重要著作繁多,除了胡適的《紅樓夢考證》之外,還有俞平伯的《紅樓夢辨》、周汝昌的《紅樓夢新證》、張愛玲的《紅樓夢魘》等等。此外,還有不少紅學家從《紅樓夢》本身出發,研究它的寫作方法、文學特色、思想意義等。王國維的《紅樓夢評論》就是運用西方哲學理論對《紅樓夢》進行全面評論,在紅學研究中產生了重大影響的一部著作。參考資料:http://tlx.vip.sina.com/hx/1.htm,“索引派”“新紅學派”“評點派”“藝術鑒賞派”“考證派”“考據派”內容來自www.545130.tw請勿采集。

聲明:本網內容旨在傳播知識僅供參考,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文字及圖片版權歸原網站所有。

你可能還關注
熱門推薦
今日推薦 更多
pk10牛牛棋牌游戏 一筒真人百家乐 贵州11选5任选7技巧 浙江20选5明天开奖号 海南环岛赛车彩票控 20120807黑龙江11选5 bg娱乐赌钱是不是骗局 最新幸运飞艇计划数据 亿客隆 河北快三最大遗漏 天津快乐十分今天开奖 一分钟极速赛车计算软件 2021六合彩全年资料 pc蛋蛋天涯28 百家乐筹码_Welcome 冰球突破摆脱五个球 足球彩票4场进球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