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知識庫 > 正文

特朗普本來還有幾天就該下臺了,被罷免和正常下臺有什么區別?

據媒體消息稱,當地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78988e69d8331333436316336時間1月12日,美國眾議院投票通過了一條決議,內容是由美國副總統彭斯按照美國憲法第25條修正案的內容將現任總統特朗普罷免。但在投票之前,彭斯便已致電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拒絕罷免總統。縱然早在國會山暴動事件發生之后,就有傳言彭斯與特朗普之間的關系已經破裂,但在罷免總統這件事面前,彭斯還是沒有下定決心徹底與特朗普決裂。罷免不成,佩洛西就立即啟動了彈劾程序,就是不想讓特朗普安穩下臺。特朗普自然不甘心坐以待斃,全力自救,在危機四伏的狀況下去巡視了自己修建的美墨邊境墻。早在特朗普首度參加大選時就承諾自己會修筑邊境墻,杜絕非法移民入境,現在面臨危機時刻,他跑去視察邊境墻,就是要讓當初支持他的選民們想起,他是一個遵守承諾的總統。而在視察邊境墻的時候,他也發言表示,現在那些對他的彈劾,只會對美國造成危險,只會讓許許多多的美國人憤怒。特朗普還表示,自己討厭暴力,在國會山時間當天他的發言完全是適當的,并不具備煽動性,那些暴亂者并非他真正的支持者。不得不說,特朗普甩鍋的本領確實不小,他也總是讓自己處于前后矛盾的狀態。12日他的采訪表示自己只是要為國會混亂"負一部分責任",13日他就反口表示自己每一句話都適當,不需為事件承擔任何責任,足可見他在目前境況之下有多狼狽。一開始他競選失敗,為了改變結果,便呼吁自己的支持者前往華盛頓參加抗議,反對國會對于選舉結果的認證,可事情發生的規模超過他想象之后,他就想自己脫身,確實做得太過分了。要知道,國會山暴亂的女死者,可是特朗普的狂熱支持者,但在她死后卻被自己的偶像棄若敝履,甚至被打成暴亂分子,這結局著實凄慘。特朗普在困境下不甘失敗,在面對可能被罷免的境遇時竟宣稱罷免不會影響到他,更應該擔心的是新當選總統的拜登。而在這個時候的彈劾,只會造成美國的分裂與混亂。特朗普這一系列的行為顯得有些"失控",也是威脅——威脅佩洛西停止彈劾,否則美國真的可能會引發更大的混亂和分裂www.545130.tw防采集。

有著本質不同的區別。

如果任期滿了,又連任落選了,那是正常的體面的下臺。下臺以后可以享受美國憲法所賦予的一切特權,比如退休金,比如公費出國旅游,比如*保護等等;還可以繼續參政議政,繼續參加下一任總統競選,在黨內發揮重要作用等等。

如果被*下臺則表示著總統犯了重大罪過,*下臺,準確的說是被轟下臺,并且攆出政界,甚至面臨法律指控,如果失去特赦機會就可能入獄。如果特朗普被民主黨人成功*,就意味著他面臨被清算,被指控犯有煽動*罪,要是指控成立,特朗普下大獄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用“在劫難逃"來形容也不為過,而且特朗普被指控的重罪還有抗疫不作為,致使全美新冠病毒感染和死亡人數超高,完全到了失控的程度,還有什么什么的…罪行,那是太多了,數罪并罰,特朗普是個什么結局,可想而知。更不用提還能東山再起,美國憲法規定,凡是被*下臺的總統在*上已經宣布死亡,被剝奪了參與一切*活動的權力,更甭提還能享受退休總統的一切福利特權待遇了。

盡管佩洛西等人竭盡全力推動*程序向前發展,但是我以為未必能夠成功,如果*到了參議院被擱置了,那應該感謝特朗普的老搭檔彭斯副總統了。至于為什么,其中奧妙很多,我在其他文字里已經說的不少了。

但是,也許還有意外出現,美國政壇現在是波譎云詭,瞬間萬變,讓人眼花繚亂,目不暇接;美國社會是驚險頻現,又讓膽顫心驚,目不敢視。如果拜登上臺,一切情況能夠得到扭轉,待到局勢平穩以后,再行啟動特朗普任后*也是很有可能的,到那時,對特朗普的*就會易如反掌,那特朗普的命運又會怎么樣呢?讓我們拭目以待吧!連同美國在拜登治下的社會狀況……

-

特朗普辭職,被罷免,被*下臺與正常下臺的區別;1.辭職下臺,保留對前職總統禮遇。年薪13萬美元左右,前職總統辦公室,前職總統衛隊,慘政權。2.被罷免下臺,保留年薪,保留前職總統辦公室,失去衛隊和慘政權。也就是說沒有下屆總統競選權利。3.被*下臺,失去一切對前職總統禮遇。辭職下臺和正常到屆下臺一樣。對特朗普來說 2和3情況發生是致命的,特朗普樹敵太多,伊朗伊拉克要殺他,因宗教圣地問題伊斯蘭也要殺他,美國國內有色人種也要殺他,因為他推出了白人優越主義。墨西哥很多勢力也要殺他,邊境墻侵害了墨西哥很多人的利益。無論那種情況特朗普下臺后不能避免刑事訴訟。罪狀有逃稅,*,通敵(通俄賄選),煽動內亂,玩忽職守(消極抗疫)等。特朗普下臺后可能失去所有財產,為疫情買單,并且隨著總統赦免權的喪失而進監獄。如果特朗普自殺會保住財產,因為對已故總統美國法律上不能追責。特朗普離婚能保住財產,以凈身出戶形式把財產全部給妻子,但他前妻的子女無法獲得財產,也無法避免牢獄之災。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先舉一個例子,理查德·尼克松,美國前總統。眾所周知,尼克松在第二個任期開始之后不久,便因為“水門事件”被曝光而遭到了*。但就在*案即將進入最終表決程序前,聰明的尼克松選擇了“引咎辭職”。

就在尼克松辭職四年多之后的一九七九年初,老人家訪美。在白宮舉行的招待酒會上,尼克松也出現了,而且是以前總統的身份出現的。換言之,隨著尼克松的辭職,“水門事件”一筆勾銷了,尼克松并沒有遭到清算,而且依然享受了卸任總統的禮遇!

這就是卸任總統與被*下臺的總統最大的區別,即便是“引咎辭職”的總統,那也是卸任總統,但被*下臺的總統不是!美國憲法和相關法律賦予了總統“特殊豁免權”,理論上,在總統卸任之后,相關司法部門是不能追溯總統任期內的司法責任的,但被*下臺的總統除外。

也就是說,如果川大統領能夠熬到小約瑟夫·拜登正式就職之后不被*下臺。那么,他在任內所做的一切將一筆勾銷!川大統領依舊還可以享受卸任總統的相關禮遇。但是,如果目前已經買眾議院獲得通過的對川大統領的*案再一次在參議院獲得通過,那么川大統領將會“光榮地”成為美國二百余年歷史上第一位被*下臺的總統!

接下來,等待川大統領的不僅是一切卸任總統的禮遇被剝奪,賦予總統的“特殊豁免權”也將失去作用,川大統領必須為他在任內的“任性”、尤其是近期的“末日瘋狂”買單!以目前美國民主黨的咄咄*人來看,一旦川大統領被成功*下臺,追究他的司法責任在所難免,川大統領很可能會步樸大統領的后塵……

當然,理論是一回事,事實是一回事。當年尼克松遭到*,程序走了十個月,直到尼克松辭職,最終表決還沒有進行。現在離川大統領的任期屆滿只剩幾天時間,且不說在參議院*案是否能夠獲得通過,單這其中的程序能不能走完恐怕都是一個未知之數。歐美法系尤重司法程序,如果不按程序走,那就不是川大統領的問題,而是*他的人涉嫌違憲了!所以,川大統領到底會不會被*下臺,一切還是未知之數……只要川大統領熬到拜登就職,到時候總統是拜登、川大統領是名正言順享受“一筆勾銷”待遇的卸任總統,民主黨籍政客們還*誰去?

說白了,民主黨籍政客們之所以迫不及待要在幾天時間里*川大統領,根本就不是為了什么美國民眾,無非是想借著*川大統領擺出一個姿態、以賺取自家的*資本罷了……成功不成功無所謂,他們要的是過程、不是結果!

差異天壤之別。正常下臺,一屆總統的背景影響力意義,瘦死駱駝比馬大。

一旦罷免、也就是被*,由此下架的鳳凰不如雞。兵敗如山倒。在總統職位,叱咤風云,不可一世,呼風喚雨,攪屎棍威懾力,敢露不敢言嘍啰國,馬前卒多了去!

即使不被*步出白宮,也是歷史上一屆美國大總統,由于作惡多端,看來遭報應、被*厄運在劫難逃吧?

即使僅有的幾天任期內無法走完程序,若要形成被*的事實,昔日不可一世、狂傲不羈的威風掃地,一敗涂地無法挽回的殘酷現實,夠他享用殘生!

不但下屆競爭總統的野心破滅,牢獄之災成為定局,叫天天不應 ,叫地地不靈,天上地下的強大反差,折壽短命見上帝的進程在"云加速"啊!

(網絡圖片,原創回答)

特朗普本來還有幾天就該下臺了,被罷免和正常下臺有什么區別?

特朗普最近一段表現極為不好,在國際上與中俄唱對臺戲,支持*,向臺灣出口武器,還想互派來使。對俄羅斯加大干擾力度,不斷派飛機、戰艦侵犯該國領域。特朗普的主要目的是,*得中俄對美國出手,即而他們找到借口發動戰爭,轉移國內矛頭,達到他繼續連任美國總統的目的。

在國內挑起他的支持者,沖突國會大廈,制造*件。多行不義必自斃,引起國會議員們的一致反對,紛紛起來投票要求罷免特朗普總統職務。如果國會多數議員同意*罷免特朗普,那特朗普總統的氣數就該已盡了,就應該提前7、8天下臺。

被罷免和落選有著截然不同的待遇。落選后還能享受國家總統待遇。如果被國會罷免了,那就不能再享受總統待遇,理應去消每年的100多萬美元的出國旅行費,不再有總統辦公室和圖書室。不準其以原總統待遇參加外事活動,與國外朋友交往中,不能用前總統之稱呼。總之就像沒有當過總統的平民一樣,沒有任何特殊的*、經濟待遇。

1月20日是美國總統換屆交接日,還有6天特朗普就宣告正式下臺了。

特朗普下臺有兩種結局,一種是退休,一種被*,其結果卻大有不同:退休屬于正常下臺,下臺后仍享受總統禮遇,不但有退休金,還有辦公室和保護他安全的衛隊。如果被*下臺就慘了,總統禮遇就被取消,不但任內獲得的一切榮譽取消,而且也沒退休金,辦公室丶衛隊等待遇了,更歷害的是還要被追責,弄不好要受牢獄之災。

特朗普的*案己經在眾議院通過,下一步在參議院通過的概率是很大的。

看特朗普當的這總統,不但在國內臭了,連全世界都臭遍了,看來只有"民主燈塔”的美國才出這么奇葩的總統。

正常下臺跟罷免是兩回事,性質都不一樣,當然有區別。

區別在于是正常下臺,還是被罷免下臺,若是正常下臺就不一樣。

就是說總統在任期內犯點小錯誤正常,都是俗人,是難以被免的,只要沒犯什么大錯誤。

若是沒犯大錯,比喻,在總統任期內,沒給國家造成重大損失,做出傷害國家人民利益的事。

盡到了一個總統的責任,雖然總統連任失敗,甘愿認輸,心平氣和的對待這件事,等到總統任期滿,權力正常交接,特朗普就能正常下臺。

正常下臺過,就能體面生活,得到尊重,名利雙收,順順利利,平平安安,健健康康渡過晚年。

若是被罷免就不一樣了,罷免就意味著總統犯了很嚴重的錯誤,比喻,在重大決策上,造成了很大失誤,讓美國蒙受重大損失。

在國內發生政變,支持示威者攻擊政府機構,煽動*,搞恐怖活動,嚴重的給美國帶來一場災難,象這種情況下才能罷免總統。

罷免總統是要經過美國國會議長啟動罷免特朗普的文案,由議員投票,視票數結果而定,當議員投票罷免總統的票數超過反對票,就表示罷免成功。

若是反對票超過罷兔票數就表示沒成功,恰恰這一次罷免特朗普成功,罷免成功,就表示特朗普完權喪失了總統權力,淪為一介草民。

已經不能行使總統權力,權力完全被剝奪了,接下來特朗普想正常下臺根本不可能,會被清算,接受審判,根據特朗普所犯下的罪行定罪,投進獄中,這就是正常下臺和罷免下臺的區別。

簡單回答就是有本質上的不同。舉個不洽當的例子;如果某人去親屬或朋友家,由于自己的失誤被親屬或朋友給趕出來,和自己體面的離開能一樣嗎?

特朗普總統馬上就要到站了,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又被再次*,本來可以名正言順的退出總統位置,如果再加上一次*,那區別可就大了。

應該說特朗普總統在任這4年來,為美國國民做出了一定的貢獻,否則在特朗普競選失敗后,也不會有那么多的人為特朗普的連任大打出手,對于底層的美國國民來說,特朗普的出現的確為他們做了很大的貢獻,也為他們爭取了很大的利益,美國優先,但是他同時也得罪了一些有錢人和有錢人,為什么在臨終末了還要再一次對特朗普總統進行*呢?說起來很簡單,那就是他得罪了一些不該得罪的人。人心狹隘,人心自私,在這個關鍵時刻點上,肯定會有一些落井下石的人,說一千一1萬呢,還是那句話,墻倒眾人推!樹倒猢猻散,人們的思想就是這么現實。

特朗普總統就要走下神壇了,他也是美國45任總統當中被*兩次的唯一一個人。這樣的名聲好說也不好聽啊。在這個時候特朗普的日子也是很難過的,唯一可以說話的賬號也被封了,想要發表一些個人觀點也發表不了了,因為他失去了說話的自由,一再強調美國*是自由的,不知道這時候特朗普的*被誰給剝奪了,不是言論自由嗎?面對一個即將離任的總統,他的自由呢?為什么所有的媒體都禁止特朗普再次發聲,這不是一個一向倡導自由的國度嗎?卻被自由人們狠狠的打了臉。

假如我們在農村吃大席,你入座后被人家拉出去,臉往哪撂?什么才是丟人?應該懂吧。

尼克松下臺,因水門事件淚流滿面而下臺,被局勢所*的。被罷免相當于轟下臺去而不得已。

凡屬這種情況,皆因執政期間犯過重大錯誤甚至犯罪才如此*,相當于轟下臺去,丟人現眼的。正常的退位,并非有什么劣跡,而是執政期已滿,結束了這一段的任期,并非丟人,合情合理,有能力競選連任,沒有能力連任,也是很體面的退去。

狼逋遭兩次*,看起來做事過分,激起眾怒,*也是必然。任性的狼逋,國內疫情慘重,與世界各國關系搞的一團糟,國家聲譽嚴重下降,又煽動民眾國會山*,沖進國會大廈,還死了四人,導致國家局勢動蕩,已不是在任總統行為,意在搞叛亂行為,妄想奪下一任總統權力,也是美國歷史上總統沒干過的事,國家*,追究責任狼逋是逃不脫的。

丟人現眼是狼逋自己造成的,也是理所應得,瘋狂極端必有制。

據媒體消息稱,當地時間1月12日,美國眾議院投票通過了一條決議,內容是由美國副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58685e5aeb931333436316336總統彭斯按照美國憲法第25條修正案的內容將現任總統特朗普罷免。但在投票之前,彭斯便已致電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拒絕罷免總統。縱然早在國會山暴動事件發生之后,就有傳言彭斯與特朗普之間的關系已經破裂,但在罷免總統這件事面前,彭斯還是沒有下定決心徹底與特朗普決裂。罷免不成,佩洛西就立即啟動了彈劾程序,就是不想讓特朗普安穩下臺。特朗普自然不甘心坐以待斃,全力自救,在危機四伏的狀況下去巡視了自己修建的美墨邊境墻。早在特朗普首度參加大選時就承諾自己會修筑邊境墻,杜絕非法移民入境,現在面臨危機時刻,他跑去視察邊境墻,就是要讓當初支持他的選民們想起,他是一個遵守承諾的總統。而在視察邊境墻的時候,他也發言表示,現在那些對他的彈劾,只會對美國造成危險,只會讓許許多多的美國人憤怒。特朗普還表示,自己討厭暴力,在國會山時間當天他的發言完全是適當的,并不具備煽動性,那些暴亂者并非他真正的支持者。不得不說,特朗普甩鍋的本領確實不小,他也總是讓自己處于前后矛盾的狀態。12日他的采訪表示自己只是要為國會混亂"負一部分責任",13日他就反口表示自己每一句話都適當,不需為事件承擔任何責任,足可見他在目前境況之下有多狼狽。一開始他競選失敗,為了改變結果,便呼吁自己的支持者前往華盛頓參加抗議,反對國會對于選舉結果的認證,可事情發生的規模超過他想象之后,他就想自己脫身,確實做得太過分了。要知道,國會山暴亂的女死者,可是特朗普的狂熱支持者,但在她死后卻被自己的偶像棄若敝履,甚至被打成暴亂分子,這結局著實凄慘。特朗普在困境下不甘失敗,在面對可能被罷免的境遇時竟宣稱罷免不會影響到他,更應該擔心的是新當選總統的拜登。而在這個時候的彈劾,只會造成美國的分裂與混亂。特朗普這一系列的行為顯得有些"失控",也是威脅——威脅佩洛西停止彈劾,否則美國真的可能會引發更大的混亂和分裂,彭斯拒絕罷免特朗普,而且美國也沒有全年通過罷免特朗普的提議,只是參議院通過了,眾議院還沒有通過呢內容來自www.545130.tw請勿采集。

聲明:本網內容旨在傳播知識僅供參考,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文字及圖片版權歸原網站所有。

你可能還關注
熱門推薦
今日推薦 更多
pk10牛牛棋牌游戏 上海天天彩选4最新开奖结果 加拿大28网址是多少 湖北30选5一等奖多少钱 大乐透历史对比 四川金7乐网上开奖查询 老11选5技巧 99彩票平台在线注册 体彩p3一休杀码图 手机网赚打字平台赚钱软件 南粤36选7风采走势图-大星彩票网 3d开机号中华公益网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168 四川时时彩开奖视频 突飞电竞cz单人任务版 半全场胜负网站 c8万彩吧cn高频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