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知識庫 > 正文

GDP破百億后,給百姓帶來什么實質影響?貧富差距能縮多小?

并不全面。人均和貧富差距,經常用來衡量GDP總量衡量不了的社會問題相關的情況。62616964757a686964616fe58685e5aeb931333335333037但這兩個指數并不等于幸福。對于幸福的定義很多經濟學家的定義都不同。也有很多經濟指數用來測量幸福,比如GNH之類的。一般來說,對主觀幸福的理解涉及許多分析層面,主要包括認知與情感、個體與群體、橫向與縱向、時點與時段,等等。在主觀幸福感與社會心理體系諸多因素和層面之間的密切聯系中,以下幾點是十分獨特而重要的:  第一,心理參照系。就社會層面而言,其成員的幸福感將受到他們心理參照系的重大影響,例如在一個封閉社會中,由于缺乏與其他社會之間的比照,盡管這個社會的物質發展水平不高,但由于心理守常和習慣定勢的作用,其成員便可能知足常樂,表現出不低的幸福感;而一個處在開放之初的社會,面對外來發達社會的各種沖擊,開始了外在參照,因此,其成員的幸福感便可能呈現下降之勢,因為此時他們原有的自尊受到了創傷。  第二,成就動機程度。人們的成就需要決定他們的成就動機程度,成就動機程度又決定其預期抱負目標。其中人們對于自身成就的意識水平是一個重要環節,因為如果人們意識到的自身成就水平高于他們的預期抱負目標,那么,便會產生強烈的幸福感;反之,如果人們意識到的自身成就水平低于他們的預期抱負目標,那么,則不會有幸福感可言。  第三,本體安全感。它指的是,個人對于自我認同的連續性、對于所生活其中的社會環境表現出的信心。這種源自人和物的可靠感,對于形成個體的信任感是極其重要的,而對于外在世界的信任感,既是個體安全感的基礎,也是個體抵御焦慮并產生主觀幸福感的基礎。因此,人的幸福感有時與其經濟狀況或收入水平之間并未呈現出簡單的正相關系,在現實生活中,一些經濟狀況不佳的人,其幸福感卻不低,而有些百萬富翁卻整日憂心忡忡www.545130.tw防采集。

首先,經濟實力得到進一步增強,中國人的自豪感會同步增強。因為,落后就得挨打,挨打的滋味不好受。所以,經濟總量突破100萬億,對中國人的精氣神是一種提升,也是一種鼓舞。

第二,可以穩定就業。就業是居民生活最關鍵的因素,只有經濟穩定增長,居民就業才有保證。否則,就業就會出現問題,就業保證不了,居民收入水平如何提高,生活怎么保證。所以,經濟突破100萬億,對居民就業是一種保障。

第三,能夠帶給投資者更多希望。國外投資者面對中國經濟穩定恢復,來中國投資的信心會同步提高。投資者多了,項目就多,就業空間就會擴大,對居民來說,當然是好事了。

第四,對股市是一種促進。股市是廣大居民參與度比較高的一個投資渠道,經濟穩定了,股市也就會穩定,那么,投資者就能獲得投資收益,從而擴大消費,對經濟增長更有利。

這兩地62616964757a686964616fe4b893e5b19e31333436316362的差異幾百年前就定下來了江浙千年來都是中國人口最多經濟最發達的地方,魚米之鄉。強勢到明清時期一共小兩百狀元,江南八府占了近80名。而廣東,開發比江南晚很多,長久是化外不毛之地,后來全靠“兩千年商都”廣州一城的貿易優勢,開始有所起色,廣州三縣加佛山的人口能占到全省三分之一,而農業其他地方則開發不足。一直到明末,廣東省糧食都不能自給,還要靠更窮瑤亂不斷的廣西勻一點出來。廣東的經濟崛起,是靠八九十年代改開,政策導向下的吸引外資,利用用數個窗口城市,借助人力資源搞勞動密集型產業。一時間全國農民都南下廣東打工,我家所在的豫西南小城,稱之為“下廣東”,一直到10年我去北京上大學時居然在縣城買不到去北京的票,壓根就木有鄭州鐵路局的售票點,而只有武漢鐵路局的售票點。北上的人太少了,都是南下廣東的。要知道,1990年香港一城的GDP相當于大陸19.8%,一直到2000年依舊有15.6%,差不多相當于整個長三角。可以想象一旦給予貸款和繳稅上的優惠,有多少外資合資大廠落戶。這種爆發般的投資,掩蓋了廣東很多問題,實際上廣東人口素質遠沒跟上GDP。像典型就是潮州汕頭的走私和造假,連中央派來的人都敢燒死在賓館。以及海陸豐駭人聽聞的制毒村,宗族勢力強到簡直讓人覺得當年反封建改造都沒完成。 海陸空全圍堵 廣東出動3000警力清剿陸豐制毒村政經要聞廣東作為接納全國農村打工人群的大戶,大量財富被內陸省份吸走,其實即便最強勢的97到07年這十年,人均GDP也就是稍領先江蘇,而一直低于浙江,講真08年那次因為經濟危機的倒閉潮以后,現在還能做到這個水平已經相當不易。從廣州十三行到廣交會,再到九二南巡和經濟特區,廣東一直都是靠是對外貿易窗口身份立足的省份,簡單談什么誰均富誰一超多強沒有任何意義。京津冀也是一樣的道理,雖然說江蘇在經濟總量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78988e69d8331333436316361方面確實略低于廣東,但不代表江蘇經濟發展沒有廣東好。如果這樣,上海經濟也沒有廣東好了,甚至上海經濟與江蘇、山東、浙江等都有很大差距了。顯然,這是看問題太狹隘、太偏面的結果。不錯,從經濟總量以及高科技企業的數量、龍頭企業的帶動力和影響力來看,江蘇確實與廣東有一些差距。特別是深圳,已經成為活力和潛力都非常強的城市,江蘇的城市,包括蘇州和南京,要想超過深圳,難度不是一點半點。但是,江蘇在這些方面的差距,并不能完全代表江蘇經濟發展沒有廣東好。江蘇經濟與廣東相比,應當是半斤對八兩,不相上下。首先,江蘇的人均遠高于廣東。數據顯示,江蘇人均GDP為11.53萬元,廣東人均為8.71萬元,相差2.82萬元,差距非常明顯,根本不是江蘇經濟發展不如廣東好的表現。其二,江蘇的地區平衡度遠高于廣東。必須看到,在地區平衡方面,廣東與江蘇是無法相比的。特別是發達地區與欠發達地區的差距,江蘇在全國是最小的。數據顯示,江蘇經濟總量最大的城市蘇州與經濟總量最小的城市宿遷,差距也就6.7倍。而廣東經濟總量最大的城市深圳與經濟總量最小的城市云浮相比,差距達到了28.5倍,差距是江蘇的4倍多。從這個層面來看,也不能說江蘇的經濟發展不如廣東。這也意味著,要全面發展、平衡發展、全面實現小康和現代化,江蘇的條件要遠好于廣東。第三,江蘇居民的富裕程度明顯高于廣東。這方面,從居民收入情況看,廣東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5810元,其中,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4341元,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7168元。同期,江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8096 元。其中,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7200元,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845 元,都明顯高于廣東,又怎么認為江蘇經濟發展沒有廣東好呢?,廣東GDP9.73萬億,江蘇9.26萬億相差近e68a84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313334363163395000萬,差距比有所擴大。于是,就有人認為,江蘇經濟發展沒有廣東好。果真如此嗎?  雖然說江蘇在經濟總量方面確實略低于廣東,但不代表江蘇經濟發展沒有廣東好。如果這樣,上海經濟也沒有廣東好了,甚至上海經濟與江蘇、山東、浙江等都有很大差距了。顯然,這是看問題太狹隘、太偏面的結果。不錯,從經濟總量以及高科技企業的數量、龍頭企業的帶動力和影響力來看,江蘇確實與廣東有一些差距。特別是深圳,已經成為活力和潛力都非常強的城市,江蘇的城市,包括蘇州和南京,要想超過深圳,難度不是一點半點。  但是,江蘇在這些方面的差距,并不能完全代表江蘇經濟發展沒有廣東好。江蘇經濟與廣東相比,應當是半斤對八兩,不相上下。首先,江蘇的人均遠高于廣東。數據顯示,江蘇人均GDP為11.53萬元,廣東人均為8.71萬元,相差2.82萬元,差距非常明顯,根本不是江蘇經濟發展不如廣東好的表現。 其二,江蘇的地區平衡度遠高于廣東。必須看到,在地區平衡方面,廣東與江蘇是無法相比的。特別是發達地區與欠發達地區的差距,江蘇在全國是最小的。數據顯示,江蘇經濟總量最大的城市蘇州與經濟總量最小的城市宿遷,差距也就6.7倍。而廣東經濟總量最大的城市深圳與經濟總量最小的城市云浮相比,差距達到了28.5倍,差距是江蘇的4倍多。從這個層面來看,也不能說江蘇的經濟發展不如廣東。這也意味著,要全面發展、平衡發展、全面實現小康和現代化,江蘇的條件要遠好于廣東。第三,江蘇居民的富裕程度明顯高于廣東。這方面,從居民收入情況看,2018年廣東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5810元,其中,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4341元,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7168元。同期,江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8096 元。其中,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7200元,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845 元,都明顯高于廣東,又怎么認為江蘇經濟發展沒有廣東好呢? 要知道,老百姓是否富裕,貧富差距是否縮小,是衡量經濟發展水平最為關鍵的要素之一。如果僅僅有少數城市發達,其他地區發展不好,是不能認為真正的好的。先進帶后進、先富幫后富,才是發展的真正目的。所以,江蘇與廣東的差距,主要表現在經濟總量和龍頭城市,而廣東與江蘇的差距,則主要表現在地區之間、居民之間、人均之間。顯然,江蘇的發展更符合發展的目的。如果江蘇能夠在創新方面再更加努力和主動一些,鼓勵更多的居民投入到創新發展之中,再進一步加大發展環境營造力度,讓更多的投資者進入江蘇,江蘇倒更是發展的模板。特別是蘇北振興戰略,是江蘇南北差距不斷縮小的關鍵之一,江蘇和廣東,一直是社會各界十分關注的兩個省e68a84e8a2ad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31333436316338份。不只是兩省在經濟總量上排名前兩位,廣東一直壓江蘇一頭,兩者在經濟結構、產業結構、綜合實力等方面,也是不分上下。因此,外界也希望兩地能夠進行一場激烈的競爭,將兩地經濟的綜合實力再更大力度地提升一下,為中國經濟更快更好發展作出更大貢獻。曾經有一段時間,江蘇的發展速度連續快于廣東,經濟數據差距也在不斷縮小,最少時只相差2000多億。因此,很多人認為,江蘇超越廣東已是指日可待。但是,近兩年來,廣東的經濟增長速度又開始快于江蘇,兩者的差距也再一次拉大,從2000多億拉大到4000億。那么,江蘇還能夠超越廣東成為第一經濟大省嗎?為什么敢如此下結論,決不是因為自己是江蘇人,就認為江蘇一定會很快超過廣東產,而是江蘇與廣東的經濟實際。實際在于三個方面:首先,江蘇與廣東的差距并不大,也就4000億。按照江蘇85900億的經濟總量,就是5%。也許有人會說,現在江蘇的經濟增長速度還沒有廣東快,5%可不是一個小數目,江蘇能趕得上嗎?這當然是一個問題,關鍵在于,按照江蘇經濟的實力,是不可能經濟增長速度慢于廣東的。慢的主要原因,就是金融危機的沖擊下,江蘇的外向型經濟受到了比較大的沖擊和影響,尤其是蘇州經濟,影響更大。而在江蘇,一家蘇州,是需要多家其他城市才能彌補上的。一旦金融危機的影響消除,蘇州等地的外向型經濟回到正道,江蘇經濟發展的速度仍然可以快起來,超過廣東是必然的。第三,江蘇各地經濟的實力比較平均,整體實力更強。總量大,是因為廣東有深圳和廣州兩個超級大戶,兩家加起來的總量就相當于廣東全部經濟總量的近一半。也就是說,其他地方對廣東經濟的影響力非常有限。相反,江蘇在尖子生不是太尖的情況下,中等生、差等生的實力也不差,甚至可以說最差的也與廣東中等水平的地區不相上下。在這樣的情況下,一旦江蘇中產及其以下的地方都行動起來了,其能夠釋放的經濟增長動能,要遠大于廣東。超過廣東,真的不是一件很難的事。5年之內,江蘇必超廣東。尤其是無錫、南通、徐州、鹽城等地,會成為江蘇超越廣東的決定性力量。而真正吸引眼球的看點,是蘇州能否超過廣州,并全力以赴追趕深圳。當然,江蘇要在五年內趕超廣東,確實是一件難度相當大的事。因為,從另外一些指標來看,江蘇也需要進一步努力才能達到目的。如上市公司數量、創新型企業影響力、新經濟規模等,都是江蘇需要特別關注和重視,并力爭超越廣東的。由于江蘇有良好的教育環境和人才資源,有天然的創業條件和商業氛圍,有上海的帶動與輻射,有浙江和上海經濟的聯動。特別是近年來,蘇北經濟呈現整體上升的趨勢,很多方面是能夠成為超越廣東的重要力量的。五年之內超越廣東成為第一經濟大省,只要不發生大的問題,是能夠實現的。關鍵就看江蘇在發展環境、特別是用人環境方面能否進一步改善,江蘇經濟發展確實不如廣東好,因為廣東現在還是比較厲害的內容來自www.545130.tw請勿采集。

聲明:本網內容旨在傳播知識僅供參考,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文字及圖片版權歸原網站所有。

你可能還關注
熱門推薦
今日推薦 更多
pk10牛牛棋牌游戏 快乐12复式规则及奖金 好运彩这个平台好吗 安徽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上海天天彩 刮刮乐幸福宝藏玩法 七乐彩走势图2浙江风采 时时彩龙虎走势图 快乐扑克3豹子走势 安徽快三免费计划网 北单北京单场竞彩足球 幸运飞艇开奖官方网站 老11选5遗漏数据查询 澳门百家乐21点 重庆快乐十分买卖技巧 广西快乐十分怎么买稳赚 上海快三开奖查询